一个摸鱼的

纯情得难以想象

找不到肉时请点链接储备粮。

© 一个摸鱼的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一江春/一个爽雷(18)

可能有人已经在cpp上看到了,《一江春》准备出个本,《半生缘》也打算加点东西二刷,但因为好多东西都还没确定,就只是先跟大家说一声!

前文→  点我


韩文清走进去都嫌逼仄,赶忙把兵器图连着笔墨等物放在一张瘸了腿的方桌上。但他正要出门时,却冷不丁瞄见叶修床角放着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衣裳。

他走近去看,那衣裳袖口滚黑边,正是客栈分别那天早上,叶修穿错的那一件。


韩文清走出厢房,夜色已笼罩了整个小城,风愈发大了,酒楼楼顶幡布猎猎飘摇,若是在他霸图山上,这一幕当可称得上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可在这烟火人间的酒楼后院里,井沿上搭着蒜辫子,石凳边几件旧衣...

【韩叶】一江春/一个爽雷(17)

我喜欢老板娘!给老板娘加戏!(。

前文→  点我


韩文清现时武功尽失,那辆新买的马车便恰好合用,他与叶修轮流驾车,日夜兼程,不出三天便到了兴欣酒楼所在之地。

一路上斗嘴赌气自是不提,韩文清看叶修对他所中之毒并无意愿解释,心中虽然怀疑,但也只得放下焦虑,跟着叶修稀里糊涂地赶路。他虽自知叶修已并非当年山上那心中无事一身轻的潇洒少年,叶修如今有帮派、有仇怨、亦有不得不做之事,他时常想这是自己要他拾起记忆之后必然会迎来的,

他亦时常想,他二人今日一旦离散,往后若要再见面,江湖浩荡,谁也不知会在何处。

因此叶修留他一程,他也只得无甚脾气地点头应了。

可即便...

因为有最近新fo我的姑娘,那个,我解释一下,我这人很没有定性的,写着写着可能就突然开个别的坑,更新也非常非常的不规律,以前的旧坑……这种事大家就……随缘……

现在有信心搞定的只有小雷文,让我再专心做一阵雷文boy(手动比心

【韩叶】一江春/一个爽雷(16)

虽然开了车,但是一辆痛车……(没想到吧.jpg

前文→  点我


“他们不想害人,现在也不想捉你,回去之后会报告没有发现你们的踪影。安文逸说那毒蛊是子母蛊,如果有母虫炼成的解药,那服下解药后三刻钟便能恢复,如果没有解药……”姑娘犹豫片刻,“就只能让另一人与他……每七日交合一次,三次后才能完全除去蛊毒。否则高烧一退,他便毕生功力全无,只能做一个普通人。”


“……安文逸当时只买了这一只子蛊。”


点我


次日,韩文清醒了。

叶修正倚在床边打盹,被韩文清一推,他几乎瞬间睁开眼睛,韩文清坐着看他,神态一如往常。

韩文清看他眼下发青,隐...

【韩叶】一江春/一个爽雷(15)

这章有点多,但我偏要断在船戏!!!!!!(。

前文→  点我


拐角一家裁缝铺里,几个蒙面的短打青年正将掌柜捆起来塞进桌下,为首一个挺拔高个儿探头出去,不一会儿便回头紧张道:“找到了!一个晴天背着伞,一个吃梨黑着脸,准是他俩,没错儿的!”


韩文清叶修二人疲于奔命了一晚上,又怎是两个梨子就能打发的。两人商量片刻,见四周全无追兵的肃杀之气,便决定先找个地方填填肚子。

这临时歇脚的小城里饭馆繁多,两人随意走进一家,虽不是正晌午时分,店里却也零零落落坐了个半满。

叶修毫不客气,率先落座,招手叫了小二,他却扭头先问韩文清道:“韩庄主,有没有什么...

【韩叶】一江春/一个爽雷(14)

这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一章。

前文→  点我


韩文清带着叶修朝北走了半个时辰,路上竟微微地下起雨来。原本就已是深夜,细雨更加模糊了视线,韩文清特意没有靠近官道,一路在树林中穿梭,也亏得他身手了得,才没有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里出半点差错。

叶修给他指路朝北,他心中虽迷惑,却也依言做了,起先还有些追赶声浪,后来雨声渐大,他偶尔回头看去,身后竟连半点灯火烛光也没有了。

韩文清见不远处有座残败庙宇,示意叶修进去休息,叶修没做声,他便抱着叶修躲了进去。

庙里四面墙壁只剩三面,风虽遮不住,但勉强能够挡雨。

韩文清把叶修放在一侧尚且完整的墙角,庙里有些破烂...

【泉真】男子霍格沃茨生的日常(4)

和 @増殖秩序 老师交换的粮!

前文→  点我

这次分段分得有点多233333,称呼也没有完全考据清楚,如果有bug请务必提醒我……


39、

魁地奇是一项很危险的运动。

——起码对赫奇帕奇学院以外的人来说是这样。


40、

鬼龙红郎,高大,沉稳,是一位受人敬仰的魁地奇队长。

他在一年级的时候就因为一望即知的强健体魄入选了赫奇帕奇球队。

不过入选之后,队长才发现这位新队员比起打球,其实更喜欢在他们替换下的旧球服上面分别绣上一只骑扫帚的獾。

而在鬼龙二年级的时候,他的同学——羽风薰和深海奏汰也进入了魁地奇队...

【韩叶】一江春/一个爽雷(13)

Today is 修仙day,我是什么时候产生了自己在写武侠的错觉……

前文→  点我


那陈夜辉推了师弟一把,对方便立刻跑出门外,一路大喊着报信去了。

陈夜辉慢慢俯身,从身后拔出随身长剑,难掩怒气地说:“叶秋,你觉得赤手空拳就能在来人前打败我?未免也太过自信了罢!”

叶修放下木箱,笑道:“行,那就让我看看,自我走了,你到底有几分长进?”


嘉世修习兵器的弟子多些,霸图反而以拳脚见长。陈夜辉本是外门弟子,武艺平平,只不过是外门中年纪最长的一个,又跟刘皓等内门前辈走得近些,刘皓升了副掌门,便提拔他做了外门管事,门派里一应闲杂事务都由他办理...

【韩叶】一江春/一个爽雷(12)

这是写起来很开心,很刺激的一章……

前文→  点我


这声音低柔而清亮,过去的一年里他身边几乎每时每刻都有这个声音的陪伴,只不过那时这声音带了点童稚的清脆,此时的声音,却沉着镇静,带着气度悠闲的调笑味道。自从客栈分别后,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这个声音——

韩文清哑声唤道:

“……叶修?”

那人猛然抬头,身后不知碰到什么,发出了一点细碎的声响。


那人冷冷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


月光轻移,对方同时向前一步,露出被泠泠清光照耀着的、俊俏而冰冷的面孔。

那正是叶修。

韩文清一时怔住。江湖路远,他和叶修分...

【韩叶】一江春/一个爽雷(11)

人呐,还是得修仙……

前文→  点我


三日之后,韩文清和张佳乐带了几位霸图子弟,出发去了嘉世。


嘉世不像霸图,居高临下地隐身在数座山峰之中,反而特意挑了开阔的平原地带开宗立派,韩文清一行人策马从北方山谷中赶来,遥遥望去,不远处一片聚落整齐排列,后方偌大一片演武场地,中间香炉袅袅,正有数百位穿红衣的嘉世弟子在呼和着练武。

几人在嘉世大门前勒马,弟子上前递了拜帖,便立刻有人帮他们引进院中。

韩文清是第一次来,对嘉世豪奢的院落摆设颇为惊讶,张佳乐来过一次,反而小声凑到韩文清耳边道:

“这嘉世自打叶秋走了,反倒摇身一变,越...

【韩叶】一江春/一个爽雷(10)

今天勤快得不像我了。

前文→  点我


韩文清那小半坛梅酒的确是有些作用,他一贯浅眠,这次却半梦半醒地睡了过去。清晨时分他听到叶修下床,便闭着眼问道:“怎么了?”

叶修坐在床边,轻手轻脚地穿鞋子:“我下楼小解。”

韩文清道:“披件衣服,别着凉。”

叶修应了一声,便披着韩文清的外袍推门下楼去了。

韩文清熟睡到了天亮,可睁开眼之后,叶修却仍然没有回来。

他起初以为叶修是又出门了——客栈提供早点,昨晚送饭食上来的时候也提前知会过了,也许叶修是累了一晚上,自己下去找食去了。

可韩文清穿好衣裳下楼,朝客栈小二打听,小二却是一副浑然无知的样子,只说这一早没...

【韩叶】一江春/一个爽雷(9)

本章是承上启下,继往开来的一章……


前文→  点我

更新→  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