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摸鱼的

莫让幽怨记心头,你我不过半壶酒。

链接打不开时请点链接储备粮。

© 一个摸鱼的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说谎(上)

国家队的脑洞,我本来的目标是顶风作案写个电话PLAY,结果一写少天就刹不住车了……PLAY在下一段,在下一段【……

#有点私设##不是喻黄你们信我啊#

顺便《半生缘》搬去了weebly,地址走这里→

以后也在那边更了,然后会在lofter上同步一下XD


 

 

说谎


 

“这事儿难办,队长,我跟你说叶修这个老东西特别狡猾,要是让他逮着机会坑我他肯定会不遗余力想尽办法丧心病狂地下手……”

喻文州没辙地笑笑,“但是私自出队需要队长和领队两方同意。”

黄少天当然心里门儿清,但让他屈服给叶修还是相当憋屈的。他本来打算随便给叶修打个电话就结了,被电话里挤兑两句总比当面被讲垃圾话来得舒服一点,但不知道为什么连打了三次都被告知“您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他又打给喻文州,喻文州叹了口气,说你还是去直接找他吧。

正好喻文州有份文件要去叶修那里拿,顺路就和黄少天一起去领队的房间,两人站在门口敲了敲门,里面立刻传来一句响亮的“这就来”。

叶修光脚穿着拖鞋,一手捏着笔一手开门,国家统一给配的手机被夹在左边肩膀和左侧脸颊之间,半根烟叼在嘴里,身上还穿着酒店的系带式浴袍,看上去好像是刚刚洗过澡。

他抬眼瞧了瞧眼面前两人,“刚才连着给我打三个电话的是……少天吧?打一个还不行,非得打三个,什么事儿这么急啊?”

黄少天一身休闲的T恤仔裤,但对着叶修这个德行顿时觉得自己衣衫齐整可以直接进五星级酒店不会被拦,“就是我,我就愿意打三个你能把我怎么样,不服来战啊?!老外们打起来太没劲自从来了这个鬼地方我还没打过你呢!”

叶修压根儿不理他:“文州啥事儿?”

喻文州道:“来拿个文件,就是上次主席传过来让你签字的那份,签好了我拿去审批。”

叶修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边转身边说,“那玩意儿拿过来以后我还没看过呢,密密麻麻的哪来那么多条款,你要是觉得没问题我就直接签了?”

喻文州他俩跟着走进去,操心的国家队队长似乎也习惯了这位领队在除了荣耀以外的问题上一概要做甩手掌柜,熟门熟路地回答道:“我都看过了,没问题。”

叶修走到床边,从对面桌子抽屉里翻出一个文件夹,打开翻到最后一页直接刷刷两下签上了名字。他肩膀边上还夹着手机,干什么都好像得了某种让四肢僵硬的怪病,黄少天一开始想骂他懒蛋,只知道把活儿推给喻文州,但后来看了叶修这个歪脖子树的造型就笑得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叶修签完字递给喻文州,黄少天逮着机会就问:“怎么电话还舍不得挂呢?这么多年没拥有过手机你跑这儿过瘾来了?”

叶修呵呵,“文州管管,这智商不忍直视。”

喻文州笑眯眯,“好歹也是我们队的,我不能跟叶神一起欺负他。”

“队门不幸啊文州,”叶修把手机拿下来递给黄少天看,接听界面上对方名字赫然就是韩文清,“老韩的电话,你要跟他聊聊吗?你们队的小卢最近可是被小宋打趴了两回,你都不想口头上找找场子?”

黄少天心说我跟老韩找场子?又不是活腻味了……

他知道联盟知名的两棵不老松早就私下有那么一腿,但大庭广众之下这两个人都精得似鬼,从没做出什么不雅观——或者说能让八卦之心不死的职业选手们看热闹的举动,所以黄少天这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两人的所谓……“亲密行为”。

“亲密行为”也就是个打电话,黄少天心里十分怜悯,这也太惨了。

但他转念一想,再惨那也是叶修,叶修惨,真是联盟一大幸事。他脑子登时活泛起来,“哎,老叶同志,你看我跟队长好久没跟老韩同志有过交流,革命感情好久没有联络,但是小卢在他手里捏着我又不好意思跟他说话,要不你开功放跟他聊,让我俩瞻仰一下老韩威严的嗓音怎么样?”

小卢在韩文清手里捏着这就是另一码事了。因为联盟大部分顶尖选手被抽调去打国际赛,国内剩下的大多是后几期出道的年轻小选手,联盟干脆借机举办了新生代联合训练营,专门给小选手们进行调整提高,而训练营的主要负责人理所当然就是资历最老的韩文清。

叶修扑哧就笑了:“可以啊黄少天,学会挤兑我了?蓝雨食堂平时没少给你补脑吧?”

“叶修你大爷你大爷你大爷……”

可叶修坦然地按了功放,黄少天这几句牢骚正好传进了手机之中。

电话对面的韩文清深沉且莫名地“嗯……”了起来。

“老韩你别在意,别在意,”黄少天信誓旦旦,“我就骂骂,绝不动手!”

韩文清道:“没事,他欠揍。”

对着一支手机狂笑这个举动可能不是很符合自己的形象,于是黄少天只能故作平静地摇头叹息,“叶不修你看看你,众叛亲离,此情此景真是让我唏嘘不已啊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爱理不理地抬起眼皮看他:“你还想不想哥给你批条让你出去了?”

“卧槽你怎么知道的?”

“除了这事儿你还能来找我干什么,”叶修嫌弃道,“我就不信你是专门为了听我跟老韩打电话或者想跟我探讨战术才来的。”

黄少天从口袋里摸出叠成豆腐块的假条,上面队长签字一栏已经有了喻文州的名字,“你签不签,不签我就……”他扭头看看喻文州,发现自家队长正在跟韩文清探讨小孩们的进步情况,完全帮不上忙,只好自己绞尽脑汁思索,“你不签我就天天给你打电话让你占线没法儿跟老韩勾勾搭搭……”

叶修哭笑不得,只能接过假条签字,“算我怕了你了……你知道国际长途多贵吗你,国家本来要给哥发工资,结果我们家老头子说为国争光要什么工资,愣是让我两袖清风地上场给你们带队,连给小情儿打个电话都得花老韩的钱,现在我这么无私奉献的领队不好找了,你得珍惜!”

“你让老韩来不就得了,两地分居多憋得慌啊!”

黄少天等了半天,叶修居然没反驳,这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他越想越觉得不对,直到跟喻文州一块儿出了叶修房间心里还是有个疙瘩。

“队长,”他犹犹豫豫的,“你说……你说老叶他俩这样……是不是真挺不好受的啊?我是不是刺激着他了……”

喻文州一方面想黄少天同学果然是个有爱心有理想的蓝雨好青年,一方面又想他跟叶修斗智斗勇了这么多年怎么还是没什么长进……

“其他的我不清楚,”喻队长最后只得拍拍黄少天的肩膀,“我只知道国家给他报销手机话费,每天一个长途他还是打得起的。”

 

叶修关了门,自己四仰八叉地在床上躺下了,因为嫌举着手机累得慌干脆就没关功放,大块头触屏机扔在脑袋旁边,浑厚男声传出来音质几乎是无损。

——闭上眼睛听,就好像电话对面那人就躺在他身边似的。

“哎,老韩,小黄同学已经撤了,咱俩刚才说到哪儿来着?”

“说到你给小情儿打电话。”

叶修脸上浮出点笑,但空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他自己也没人能看得见这张脸上的笑容,无论平淡还是激动,都只是无聊地沉没在空气里罢了。“我这不是正打着呢?谁跟你说这个了,讲正事儿,正事儿!”

但他俩其实没什么正事儿。

喻文州敲门之前他们在聊新生代的小孩们,各个战队颇有前途的年轻人齐聚一堂,韩文清虽然公认是个脸煞,但管理小选手倒也挺有一套——只要小家伙们先被老前辈的气势镇压住,后续工作就全好办了。

韩文清说蓝雨的小卢有些过于活泼,神奇的郭少也没好到哪儿去,兴欣叶修带出来的新选手们更是个顶个的大麻烦,少数几个不用操心的,除了霸图自家的宋奇英,最突出的就是嘉世的新队长了。

叶修对邱非极放心,但说出口的也不过就是一句“那孩子挺好”,韩文清心领神会——其实也算不上猜,他们早些年刚在一起时,叶修也常常提到自己有个看重的小孩,说了不知多少次,韩文清早就对邱非熟门熟路了,这一回看见他成长到如此地步,心里自然也是有种长江后浪的感慨。

不过他们现在聊联盟的事情时总是带着点玩笑意味,能跟韩文清开玩笑的人世上罕见,叶修自然是里面最出类拔萃的一个。长年累月地奋战下来,和自己一起经历了十数年风霜雨雪见证荣耀的也就只有这唯一的一个人,什么话都可以和这个人说,什么话说出去这个人都懂。所以说不说,虚和实,真或假,这些形容词对他们俩而言都成了无足轻重的附庸。

 

【TBC】

发表于2014-04-29.44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