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摸鱼的

莫让幽怨记心头,你我不过半壶酒。

链接打不开时请点链接储备粮。

© 一个摸鱼的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说谎(下)

顶风作案の我,前篇地址在这里→

电话PLAY好难哦尤其是韩叶的我觉得简直要耗尽我的脑细胞……

#OOC终极预警#

#R18#




叶修有时候跟韩文清在选手群里说话,一句话里夹杂着两三个没头没尾的词语,别人看不明白,瞎猜,但韩文清跟他好像掌握着同一种没落已久的江湖黑话,而且现今传人只有他俩。无论叶修说了点什么,只要韩文清看见了,必定回复得行云流水顺畅自如。

如果有人去问他俩说的是什么,他们倒是都能用别人能懂的方式解释一番,但要是问“你怎么知道老叶/老韩指的是这个”,韩文清会板着脸回答“猜的”,而叶修会老狐狸似的笑一笑道,“你猜?”

久而久之,群里默认他俩说话时大家统一刷墨镜,一来装酷,二来防闪。

——但估计谁也想不到现在这两个人在聊些什么东西。

“老韩,你想我吗?一个人在国内带孩子,你寂寞吗?”

电话那头韩文清语气平板,“你觉得呢?”

叶修拿枕头捂着脸,“我觉得?我觉得你肯定寂寞了,空虚寂寞冷,没我跟你对着干,你闲得都长蘑菇了吧?——我要听实话。”

韩文清:“嗯,寂寞,长蘑菇了。”他顿了顿,“你呢?”

“我当然不寂寞啊!你看刚才小黄同学还跟小喻同学来给我解闷儿呢!小朋友拳拳之心,我老怀甚慰……”枕头大约是刚晒过不久,上面阳光气息浓厚,呛得叶修有点想打个喷嚏。“唔,你要是来了,大不了我也下场去打,咱俩就能联手战斗,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是不是?”

“嗯,大漠孤烟和君莫笑,”韩文清煞有介事,“还不错,只要你老实点别攻击到我身上。”

“听听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是多不着调的人一样——来不了,你真不遗憾?”

“我只遗憾不能看着你,怕你被外国人偷偷拐跑。”

叶修愣了一下,随即把枕头掀到一边拍着床笑得喘不上气来,“……行了行了,咱俩别扯淡了,你再这么说下去我觉得世界观都要崩塌了哈哈哈哈哈!”

韩文清倒是没怎么大笑,只不过从电话里流露出些许嗤笑的气声,那声音隔着迢迢海洋大陆都能让人感觉到对方胸口的震颤。

叶修知道他从年轻时候就是个倔到不行、硬到不行的性子,年岁大了一些后就更加的持重,能看见韩文清大笑出声那才真是千载难逢。所以刚才能互相胡说八道到那个地步,才让叶修笑了十分钟还回不过神来。

……要是刚才能录下来给霸图的听听,保证能震碎张新杰和林敬言一人一副眼镜。

天花板上干干净净,叶修好不容易笑完了,望着天闲闲道:“你那边几点了?”

“十一点刚过。”

“这么晚了?你作息不规律小心我上报老张啊!”

韩文清“哼”了一声,那意思显而易见——他是因为跟谁打电话才耗到这么晚的?

苏黎世和国内的时差是七个小时,Q市现在十一点,叶修这边却还是日光普照的下午4点钟,他两点钟午觉睡醒,洗完澡就接了韩文清的电话。

“哥洗完澡头发都没吹,跟你说了这么半天都被自然风干了。”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叶修翻了个身,“床上躺着,养精蓄锐——哎,老韩,睡前活动,来不来?”

 




……其实最后差点手抖打成TBC,毛病【。

发表于2014-05-01.49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