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摸鱼的

莫让幽怨记心头,你我不过半壶酒。

链接打不开时请点链接储备粮。

© 一个摸鱼的

Powered by LOFTER

文风挑战

挑战者:阿塔

原作名:《全职高手》

角色:韩叶

 

 

 

【自己惯有文风】

 

蒋游上报说兴欣这一周又从他们——以及蓝溪阁中草堂等等苦逼公会手里抢走了三个野图,算上上周的两个BOSS,他们已经接近半个月颗粒无数,唯一的安慰也就是其他公会的境况也没好到哪儿去,兴欣拉帮结伙渔翁得利,近期收获妥妥的傲视群雄。

韩文清和张新杰抽出饭前的五分钟空当思忖了一下,没说的,肯定又是叶修混在公会队伍里出手了,这种把戏他最擅长。

张新杰低头注视着碗里整整齐齐的白米饭,“过去看看?”

韩文清镇定答道,“嗯,去看看,”他把筷子搭在碗沿上,相撞时敲击出脆生生的一声锐响,整个食堂里的人几乎都默不作声地往这边看了一眼,但随即韩文清压低了声音,从牙根儿上挤出一句赌咒:

“——我弄不死他!”

 

(不过说起来我的惯有文风应该是肉文才对= =)

 

【黑暗文风】

 

梦里他好像被人抓住了心脏,他往前跑,但是胸膛里空落落的,回头看时只剩鲜血淋漓的一道痕迹。这条路太长了,可也太短了,长得让他看不见自己的来路与去处,短得仿佛再往前迈一步就会坠入深渊峡谷,然后摔得头破血流。

他叼着烟,并不点着,只是夹在齿缝里缓慢而用力地碾压,牙齿的尖锐棱角嵌进过滤嘴里,好像噬咬着谁的皮肉,铁锈味灌了满嘴。

侧过脸看向旁边,男人熟睡的面孔依然刚毅果决,似乎没什么可以阻挠他前行,一切铜墙铁壁都被他凶狠地撞毁打破抛在身后,这是联盟最勇往直前的男人。

“老韩,”叶修咬碎了那支烟,“……老韩啊。”

他见证了韩文清的成长与辉煌,也必将见证韩文清的衰颓与老去。

反之亦然。

 

【KUSO】

 

“我等你回来。”

韩文清说着拉上了裤链。

“我回来了。”

叶修说着拉开了裤链。

 

(原梗来自XQ)

 

【翻译腔】

 

(日系)

 

关于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叶修这样令人烦恼的存在这件事,韩文清也难以理解。究竟是世界的错,还是因为那个男人本身就是割裂了道理和常规的生命呢?

“呐,老韩,”叶修流露出了让人颇为不快的笑容,“你千万要离我远一点哦,不然的话,我的攻击可是不知道会打到谁身上呢!”

韩文清握紧了鼠标——不过,如果可能的话,把键盘砸到那家伙头上也许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少女或者小清新】

 

盛夏还没到。穿着棉布衬衫的男子已经感到倦怠了,光脚,帆布鞋,嘴里叼一根便宜的烟。他在树下面走,树的影子在他身上跳跃,他眼神温柔,又很直接。

叶秋。另一个人喊他的名字,这是他的名字,也不是他的名字。这是他们熟悉的记号。

但他笑了,他含糊地应着,向前跑了两步,然后又停下来,把手插在口袋里做出满意的样子。是的,满意,一个男人之于这个世界,最大的赞美与欣赏。

 

【苏苏苏苏苏苏苏】

 

打荣耀时的男人最好看。

 

【一看就有病】

 

“怎么是你?!”

“我才应该问,怎么是你?”穿着一身裁剪得当的西装的高大男子冷笑了一声,“真不敢相信,秘书说的那个颇有能力的新人助理居然会是一个撞车之后只会逃跑的人。”

叶修想要辩解,却被对方凭空背出的一串条款和数字堵了回去。

“这是你应当赔偿我的金额,”男人用冷厉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叶修一番,颇为不屑地说道,“看你一时也赔不起,就把自己抵押给我如何——直到你工作赚到的钱足够赔偿我车子的损失为止。”

叶修张目结舌,这人怎么能这样!

男人招手喊秘书给他登记,秘书小姐蹬蹬蹬地跑过来,笑着对叶修说:“叶先生,从今往后,您就是韩总裁的贴身内助了。”

 

(我简直迷恋总裁文……。)

 

【喜欢的写手文风】

 

叶修浓密的睫毛好像小扇子似的垂了下来,他神情平静淡定,面孔上趋于一种病态的白净。仆役看着他,都噤了声快步走开,谁也不愿意招惹这位活神仙。

他自己坐着,脑袋里把这些天的事情来来回回过了一遍,的确是被人阴了一把,但这点把戏还摆不上台面。三千人,只要他想,随时可以拿回来。他直勾勾地盯着手里的茶杯,没想到在阴沟里翻了船,他想了想刘皓当初赌咒发誓说要用这一队人马干出点样子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忍不住动手了。

他站起身,迅速把刘皓的脸抛在了脑后,“我要出门。”

乔一帆快走几步立在他面前,恭恭敬敬地低头问:“团长要去哪里,我去叫司机。”

叶修边往外面走边说,“去韩公馆!”

 

【向原版致敬】

 

“老韩,最近在干吗?”

“打荣耀。”韩文清言简意赅。

“真巧,我也是。”

 

 

 

 

 

 

 

向蝴蝶发誓我脑洞大……

如果有人能猜出写手那题请与我联系!!!!!!!我觉得蛮好猜的……虽然不是同人写手【

其实我自己最喜欢最后那题!


发表于2014-05-08.8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