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摸鱼的

莫让幽怨记心头,你我不过半壶酒。

链接打不开时请点链接储备粮。

© 一个摸鱼的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庆功(一发END)

持之以恒地贴【x

印调http://vote.weibo.com/vid=2695210

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6844#;


答谢我贴心的G @悅來客棧 来放个番外www

一点国家队的故事!

哈哈哈哈哈这次不用发图也没被屏蔽哈哈哈



庆功

 

 

 

翻译员小李觉得自己的人生简直一错再错。

他就不应该接下这个任务,如果他不接下这个任务,就不会见到这么多令人发指的人物,就不会来到这个地方饱受身心折磨,他真后悔,真的。

小李平时也算是个荣耀迷,工作不忙的时候也会上游戏打几盘竞技场,对于国内联盟那些大神当然如数家珍,最喜欢的一位就是霸图数十年如一日的队长韩文清。这次荣耀世界邀请赛的翻译工作在群里问有谁想去的时候,他高兴得快要在桌前跳起来——这么一来,他不就可以看见他一直敬仰的那些个大神,不就可以看见韩文清了嘛!

——结果韩文清拒绝了邀请。

他心里有遗憾,但更多的是敬佩:韩队长嘛!在霸图粉的心里就是这么一个敢作敢当的真男人。

兴致勃勃地刷了一圈论坛,小李在出发前给每一位国家队的队员都做了资料备份,争取让自己不出一点纰漏。次日收拾好行李等在候机大厅,他偶遇一个叼着烟急匆匆寻找吸烟室的男人,他没看清对方的脸,出于好心给那人指了方向,可是转了一圈找到以蓝雨队长喻文州为首的一群排排坐大神时,喻文州告诉他,“我们还差一个人,叶修大神抽烟去了。”

小李作为一个不那么激进的霸图粉,心情十分复杂。

过了一会儿找小李问路的那人走过来,喻文州一指,果然就是叶修。

叶修倒是挺平易近人,跟小李握了握手,聊起天来也没什么架子,就是听说小李喜欢大漠孤烟以后鬼鬼祟祟地笑了笑,“你喜欢老韩啊?”他挤挤眼睛,“不错,有眼光。”

小李迷茫地回头找国家队队长寻求指点,喻文州微笑,表示爱莫能助。

第一批跟国家队出去的随队翻译包含小李在内有三个人,过几天正式比赛开始前还有另外几人过去,小李他们三个需要多负责几天选手们的生活,比如倒倒时差、参观参观当地风景、适应适应外国食物之类。

这几天小李跟队员们迅速混熟,但同时也深感生不如死——平时在视频上看这些大神时不觉得如何,近距离接触才能感受到这些人各有各的特别之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天才的世界凡人不能理解”,小李自认资质普通,实在是抵挡不住大神们从身体到心灵的双重洗涤。

黄少天找他聊如何简单快捷地用英语讲垃圾话,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战术大师们也喜欢带他一起探讨战术,据说是可以“增加国际化元素”;孙翔和唐昊特别喜欢往外跑,他俩迷路过三次,两次是小李找回来的,一次是被一群漂亮外国大姐姐送回来的,大姐姐还找小李要了他俩的电话。

这些还不是最让人心累的,小李最没辙的还是叶修。

叶修身为领队,最大的乐趣就是带领队员们打对抗赛,随机抽签组两队,按照国际赛的规格打上一盘,经常是从晚上七八点钟一直进行到临近深夜,要不是张新杰铁打不动的睡眠时间来临,他们可能要复盘复到第二天凌晨。

他知道这是大神们在用自己的方式认真准备国际赛事,但他们随队人员也有任务,就是保障这些人的作息和身体,让国家队以最饱满的姿态去迎接比赛。

小李等翻译人员、随队队医乃至国家特派的大厨一起和这十几位大神们斗智斗勇。叶修有一次拍着他的肩膀,说小李同志,你要是会打游戏,我们战术大师的队伍就要变成五朵金花了。

小李腼腆地笑笑,顺手摸走了领队同志手里的烟。

后勤对大神,小李这一边大获全胜。

从第一场比赛开始,他们无微不至地照顾着选手们的生活情况,饮食和住宿都是自己人亲手打点,翻译们甚至绞尽了脑汁把中国队的挑衅翻译得更有杀伤力。队员们每次上场时昂扬的斗志,下场时胜利的微笑,对他们而言都是最有力的褒奖。他们所有人——包括领队、队员和每一个在这场战斗中做出过贡献的后勤人员——他们是一个团队,在异国他乡,共同追逐荣耀。

常规赛,突围,决赛,总决赛,冠军。

鲜艳的五星红旗升到最高处的时候,小李看着颁奖台上一字排开的十几个或表情严肃或开心大笑的选手们,眼眶一热几乎要哭了出来。

这些人曾经那么高不可攀,但在这几天的并肩战斗中他们早已成为了朋友,没有一个人有所谓的大神架子,也没有一个人会对他们这样普通的工作人员冷眼相待,小李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骄傲与自豪。

叶修在旁边拿胳膊肘拱了小李一下——他是领队,刚才一直就在场下——“我要上去蹭个奖杯摸摸,你们谁跟我一块儿?”

除了小李之外,这一次来观战的差不多是中国队的全部人手,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还有几分不好意思。

“我不好意思啊……小李去吧?”

“对对对小李去!”

“正好需要翻译嘛对不对!”

小李脸色发青,全世界的摄像头都照着他的话他也胆小啊!“我,我不行,让老陈去!”

老陈是他们随队大厨,心宽体胖,笑呵呵地看了小李一眼,小李就灰溜溜地跟在叶修后面上了台。他站在这些意气风发的冠军们中间,虽然还有点羞涩,但叶修一把把他塞到人堆里之后他就什么都顾不上了——他个头不高,十几名选手挨个揉他的脑袋跟他拥抱,当然被苏沐橙和楚云秀揉头的时候他心里乐开了花,最后他像个小号的鸡毛掸子一样,不知为什么就抱着奖杯站到了所有人的最中间。

主持人的话筒递过来,用英语问他们有什么感想。

小李翻译给他们,叶修乐了一下,“翻译同志你说吧,我们都不行啊。”

小李一手拿着话筒,一手握着奖杯,在数百个咔嚓咔嚓作响的相机和闪光灯里手足无措地瞪大了眼睛。

“Thank…Thank you!”

他半晌才冒出这么两个单词,然后嘴巴一张,哭得稀里哗啦。

 

他们赢了啊!

 

下台之后叶修把拿着苏沐橙递来的纸巾拼命擦脸的小李拉到一个角落,“行了行了,大老爷们儿哭什么哭,既然赢了我就再满足你一个愿望——想不想看你偶像?”

小李泪眼朦胧地看他,“啊?”

“你偶像,爱豆,梦中情人,老韩,”叶修满嘴跑火车,“想不想现场感受一下来自霸图的低气压攻击?”

小李还没反应过来,从旁边过道上就走进来一个比叶修高一点的男人,一巴掌按在叶修头上,“少胡扯。”小李终于从逆光中分辨出这个人的样貌——这可不就是他一直敬仰有加还买了角色手办的霸图队长韩文清嘛!

近距离观看,果然气势更加……呃……

“韩、韩队?!您怎么来了?!”

叶修十分失落,“这小子跟我说话从来都是用‘你’,怎么一见你还开始用敬语了……”

韩文清不理他,对小李点点头道:“队里这两天事不多,我就来看他们的比赛,其他队也有几个人跟我一起来了。”

小李怔怔地跟着韩文清往外走,能和韩文清聊上几句,这让他心花怒放得都快要找不着北了。叶修自己笑了笑,随即跟上来与他们一同走了出去。

 

韩文清来了以后,小李的活跃度比之前上升了几乎一倍,韩文清说呆不了太久过两天就走,小李就马不停蹄地找人安排国家队的旅游事宜。张佳乐看在眼里,累在心里:“我也是霸图的,怎么只有老韩有这么好的待遇?”

叶修凉凉地睨了一眼张佳乐的大花裤衩,“偶像的力量是巨大的,你什么时候也长成一个铁骨铮铮的真汉子再来说话吧。”

张佳乐这就要掐,韩文清一手一个,把他俩拎开。

因为小李安排得急了点,他们只找到了一辆宽体大巴,塞不下所有人,还有几个得去坐额外借来的一辆小型轿车。韩文清和叶修自告奋勇,再加上小李,他们仨只好单独跟在大巴后面。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出发去游山玩水,小李坐在韩文清前座上,心情无比满足。

虽然他觉得叶修和韩文清作为新闻上一直宣传的宿敌,他们俩关系好像有点太好了,但这么些日子以来他发现所有职业选手关系都不错……所以大概是他太敏感了。

进了景区,经过了大约两轮的跋山涉水,叶修终于……累了。

“小李同志,我作为一个大龄未婚宅男,实在是扛不住了,”叶修钻进车后座里瘫倒,“你们先走吧,后面的敌人就交给我解决了。”

小李看了一眼仍然精神抖擞的张新杰,心里不由感慨霸图的画风就是不一样。“那叶神,”他踌躇道,“我们先走了,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叶修没问题三个字刚说到一半,韩文清就过来让小李别管叶修,“我跟他在这儿等你们。”

“有韩队在,我就放心了!”小李立刻说道。

 

叶修等其他人都陆续走了,才懒洋洋喊韩文清“进来坐”,韩文清盯着他平躺在后座上的懒散样子,皱起眉头问他这要怎么坐。叶修把两条腿屈起来空出一个人的位置,可韩文清坐到他旁边之后,他又把腿一伸,直接横在了韩文清腿上。

霸图队长眼神冷淡地扫了过去,叶修抬手勾住他的领子,“韩队,累吗?”

韩文清低头亲下来,叶修便顺势把手揽在了韩文清颈后,不少日子没见,男人头发似乎稍微长了一些。韩文清没理他在脑后揉来揉去的动作,专心致志与他接吻,舌头缠在一处肆意翻搅,卷出了不少来不及咽下的津液。

韩文清微微抬头,对低喘着的叶修道:“比不上你累。”

叶修眉眼一弯,“太客气了,”他眼睛里倒映出韩文清的影子,亮闪闪的发着光,韩文清半伏着身子,他便摸摸索索地去解韩文清的衣扣,“那韩队这两天,有没有好好养精蓄锐?”

韩文清没说话,只是拇指按在叶修唇瓣上重重蹭过,他下身处那一块隆起刚好就卡在了叶修大腿下面。男人一条腿挨着那处缓缓磨蹭,感受着韩文清胯间愈发地滚烫涨大,他眯起眼睛对韩文清道:“看来是攒了不少……”

韩文清直接起身出去,在车门口把磨磨蹭蹭往外挪的叶修一把抱了起来,他反手甩上车门,抱着叶修就往角落的隐蔽地方走。他对怀里的人咬牙切齿,“那是别人的车,再说,车上也干不爽你。”

叶修憋着笑,回了他一声嗯。

 

他俩确实是很久没办过这档子事儿了。韩文清的酒店虽然订的是和国家队同一家,但叶修忙前忙后地带队拿了冠军,说不累那是不可能的,刚打完总决赛那天,他回去之后几乎睡了整整十二个小时,韩文清陪他睡了一晚,两人彼此交付的只有清晨的早安吻。

叶修被韩文清按在石壁上,这里位置隐蔽,石壁还未经打磨过,但幸亏并不是非常粗糙。两个人手忙脚乱地抱在一起,来不及多加爱抚,只匆匆用唾液润滑了一下,韩文清便搂着叶修插了进去。性【】器完全没入那个并未完全放松的窄小穴口,叶修疼得喘息了一会儿,才略略觉得不那么胀了。

“老韩……”叶修话音未落,韩文清就握着他的腰,一下比一下深入地抽【】送起来。他后穴内壁颤抖着迎接对方的侵犯,韩文清每一次都直接顶到最深的地方,好像要直接把他就这么干【】射出来一样。

但叶修并不想让韩文清慢下来,他们多日未见,只有紧紧相贴才能最有效地缓解皮肤的干渴。他需要韩文清更加用力地贯穿他,更加深入地侵占他,敏感点被顶弄到酸麻的巨大快感让他忍不住握着自己下身挺立的性【】器套弄起来。

韩文清咬住叶修肩头,唇齿一起在细腻的肌肤上头留下深深印痕。他下身不断挺送,肉【】根每次埋入叶修体内都凶暴地顶开内壁粘膜,让那里头全然舒爽到痉挛,粗大的性【】器直接撑满叶修整个穴道,里面被榨出的汁水沿着两人交合处一直淌到叶修腿根。

韩文清却忽然变了角度,次次都磨过肠壁的每一处地方,最后一下狠狠顶在最里面那处,叶修一声低叫,失控地射在了自己手中。

韩文清亲了亲叶修的眼睛,还未射出的硬物在里面停住不动,却将叶修抱着翻转了身体。叶修后穴还在高【】潮余韵之中,被这么磨了一遍身前性【】器居然又有些硬了,他揽着韩文清休息片刻,才终于回过神来似的重重吁了一口气。

“有点痛快,”叶修心满意足地对着韩文清亲上去,“再来。”

 

他俩翻来覆去弄了半天,幸亏这个时节游人不多,才没有人无意经过这个偏僻的角落。

两人整理好衣服回去的时候其他人还没逛完,韩文清刚才把车门关了,他俩没有钥匙,只能倚在车尾处休息。叶修舒坦地跟韩文清扯起了闲话,中间不知道说到什么,韩文清笑了一下,扳过叶修的下巴,再度落下一吻。

 

回来给他俩送食物的小李站在离停车位不远的地方,完全傻眼了。

 

“韩、韩队……叶神……”他结结巴巴的,根本不敢抬眼看这两个著名职业选手,“你……你俩……”

“我俩是那个关系,”叶修左手食指拇指环成一个圈,右手只伸出一根食指在左手的圈里进出几下,“这样,懂了?”

小李目瞪口呆。

韩文清揍了叶修一下,“别胡闹。”

小李好像终于有点接受了,“你们……你们不是宿敌吗?怎么会在一起的?”

 

两个人表情同样冷静:“谁知道呢。”



【END】

发表于2014-07-17.44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