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摸鱼的

莫让幽怨记心头,你我不过半壶酒。

链接打不开时请点链接储备粮。

© 一个摸鱼的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相恋十年30题(25-30)+《半生缘》通贩地址

混个七夕更新☆

从妖都only回来啦!repo想说的太多还没写完XD

到此本子里的内容就全部放出了!

《半生缘》通贩在吃货组→

预计8.9日中午一点开拍,如果快递不给力就顺延到10号同一时间TAT


啊差点忘了!妖都买到本的大家给我个repo呀!





25、我们的猫跑丢了

 

猫一开始不见的时候他们谁都没发现。

因为那只黑猫户籍不在他家,只喜欢到处跑,以前也有过几天不来串一次门的经历。叶修他俩只有看见那猫昂首挺胸从他家走廊上路过的时候,才会专门给它备一份吃的。

可这一回猫连着一周都没来,豆子急坏了,每天扒着窗台试图用它的小短腿蹦上去看看——以前猫来的时候,总是从窗台预留的小窗跳进来。

可猫不在,狗就显得有点孤单。

韩文清比往常还要频繁地抱着豆子,边牧没了朋友,担心得都开始脱发了。

“怎么办,”叶修出去溜达了一圈,猫常驻的位置并没有那个黑色的身影,“我看咱家狗快要寂寞死了。”

韩文清叹了口气,“再找找吧。”

豆子忧伤地嗷唔一声,凑上去舔了舔叶修的脸颊。

 

26、瞒着你抽烟

 

韩文清在阳台上逮到了叶修。叶修没开灯,一个人盘腿坐在椅子上,嘴里叼着烟做凝望远方状。烟头上星星点点的红色火光一明一灭,韩文清如今常常管着他让他在家里少抽一点,叶修也确实已经慢慢在戒。

韩文清刚走到叶修身后,叶修就注意到他,回过头来含含糊糊道:“今天多抽一根,只多一根。”

韩文清蹲在他面前,手摸上叶修光裸的脚踝,在阳台上呆了这么久,叶修浑身都泛着冷意。叶修低头去拂他的手,韩文清就握住叶修冰凉的手指,在指尖上呼出一点热气。

“豆子睡了?”

“睡了,”韩文清道,“在猫窝里睡的。”

叶修勉强地扯起一边嘴角,“那个小东西,虽然神出鬼没的有点儿烦人,可我还挺喜欢它的。”

“明天我们出去找。”韩文清把叶修脑袋按下来,接了一个烟味单薄的吻。

 

27、秘密抽屉

 

他俩卧室衣柜里有个隐蔽的抽屉,只能从里面打开,里面放了不少文件证件,叶修和韩文清的各种荣誉证明也全都塞在里头。上次联盟给所有前三期的选手通通颁发了荣誉奖章,两块亮闪闪的奖牌也被叶修顺手塞了进去。

他们平时很少打开这个抽屉。韩文清不是恋旧的人,叶修当然也不是。荣耀不会因为时间的打磨而褪色,所以他们谁都不担心这些物件儿,更大的光荣在其他地方,他们一直有这个信心去争取。

……但今天他们不得不打开这个抽屉。

从造成叶修睁开眼睛,他就觉得衣柜里有什么在扑腾,这儿挠几下,那儿滚一滚,听那声音,根本就是……

韩文清当着坐在床上懒得起的叶修和莫名兴奋的豆子,一把拉开抽屉——

——猫果然就在里面。

它头上顶着一只奖牌,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喵”,它甩了甩尾巴,朝边牧打了个招呼。

“回来就好,”叶修拍了拍胸口,躺回了被窝里。

韩文清铁青着脸道:“——它把房产证咬了!”

 

28、我们还没做过的事

 

联盟近来推出了一档系列访谈节目,采访各种已退役和正当打的职业选手们,而叶修必然就是首当其冲的那个。三连冠,斗神,退役,挑战赛,复出,草根战队再夺冠,带国家队拿下世界冠军,这里头随便哪一项都值得大书特书,更别提全集合在同一个人身上了。冯主席专门给叶修挂了通电话,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去上节目,因为“这可是电竞走向广大群众的重要一步”。

叶修心说这是走向艺术人生的重要一步才对。

结果他还是去了——反正不是直播。

采访他的是李艺博和一个颇有名气的主持人,台里考虑到正牌主持不怎么懂电竞,临时做的功课不一定应对得了叶修,就特意借调了李艺博来配合。

正式节目开始前他们仨凑在一齐对台本,不过毕竟是个比较随性的访谈,也只是有个大体思路而已,对台本也对得相当自由奔放。

李艺博发现里头没有什么刁钻的技术性问题,叶修的思路也没有刻意为难他,顿时心里有底,有说有笑起来。另外的主持人妹子倒是一直很放松,不懂就问,聪明得很。可李艺博正舒心着呢,叶修忽然用胳膊肘捅了他一下,他立刻打点精神,“叶神,怎么了?”

“你紧张什么,”叶修摆摆手,“我就问问下一次谁来,老冯跟我说要做十来期呢。”

李艺博道:“下期来的是韩队,一方面是韩队的资历水准在那儿摆着,一方面台里也顾及到您跟韩队很有噱头……”他忽然惊恐地停了下来——他想起圈子里传说的叶修大神和韩文清是那个关系的传言,脑子里一时间乱作一团,“叶神……那什么……你跟韩队……”

叶修冲他呵呵一笑,“别怕,我俩谁都没上过节目,保证不给你添乱。”

李艺博泪流满面。

 

29、讨厌却爱着你的一切

 

节目正式进行起来倒是中规中矩,叶修谨记冯主席抚着地中海说出的谆谆教诲,不惹事,不瞎扯,尊重事实,还原真相……

这档节目确实是热衷挖掘来访嘉宾的所谓感人细节,但叶修这人刀枪不入,一方面是嘴巴灵活,另一方面是他家那个背景,说出来被他老爷子看到就不好了。所以叶修捡着没什么所谓的话题云遮雾罩地回答,过了一会儿自己又想出个新办法——专挑他的老伙计们的故事讲给主持人。

他倒也确实有不少故事可讲,郭明宇欠钱不还,魏琛猥琐无双,早期开荒者的故事即使是李艺博也有不少并不清楚的。那个时候每个人都有点光辉灿烂的过去,来到电竞圈子的过程也都惊心动魄,马路上吹牛皮的小年轻,还有背着一只双肩包勇闯天涯的少年人,联盟的开始由无数颇具戏剧性的情节组成,最后波波折折终于成就了今天的辉煌图景。

主持人挺喜欢这些故事,稍加挖掘即可催泪,只要再放上一首煽情忧伤的背景音乐……

可惜叶修在这方面一点儿都不配合。

“哭啥,”他摆摆手,“他们一个个都过足了瘾,爽一把再走,哪有什么遗憾可哭。”

主持人十分尴尬,李艺博在一旁偷笑——往常吃瘪的总是他,这一次有个比他更惨的对象面对叶修,他自然乐见其成。

后半段是回答观众的问题,一张张纸条被导播递到主持人手中,叶修偏着身坐着,从背后屏幕参观这些纸条究竟写了什么问题。

“请您说说这些选手的缺点和优点,”主持人扯出一张长的,李艺博看了一眼,心头顿时一惊,这里面排第一个的就是韩文清。

“老韩的优点……”叶修做思考状,“我还是先说缺点吧?行吗主持同志?”

主持同志汗流浃背,“您随意。”

“韩文清最主要的缺点就是太拧。心眼儿少,直脾气,动不动就瞪着眼睛骂人,骂人有时候还夹杂方言,听都听不懂……”叶修滔滔不绝地说了两分钟,这还只是没透露出他俩同居关系的部分,看见李艺博央求的小眼神,叶修才意犹未尽地咧嘴停下这个话题,“优点嘛……”

他想了老半天,“没什么优点,不过也挺好。”

 

30、迟来十年的告白

 

第二期节目的嘉宾过来打招呼时,主持人吓了一跳。她偷偷跑到角落去,李艺博万般无奈,只好解释说他的前队长就是这么一幅模样。

“但韩队人很好,”他信誓旦旦,“……就像上期叶修大神说的那样。”

主持人姑娘仍然战战兢兢。意外的是这次的嘉宾虽然比上期那位长得凶一些,回答起问题来却有板有眼,答案可能很短,但绝对言之有物不打太极。她一边提问一边心里暗自思虑,这次的节目想必能顺利进行到结束。

上期节目中叶修讲述对他的看法的那一段也被截取成视频片段放了一遍,韩文清看完之后表情说不上来的冷静。李艺博浑身一抖,赶紧暗示主持人切到下一个环节。

这次的提问也是五花八门,有些问题太过简单,可韩文清还是一板一眼认真回答完了。主持人又拆开一张纸条,她自己先惊讶地抿了抿嘴,接着展示出上面的内容:

“韩队现在有恋人了吗?”

李艺博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韩文清冷峻地点点头,“有。”

主持人放下纸条,鬼使神差地接了一句:“那您爱她吗?”

 

韩文清说:“我爱他。”



【END】

发表于2014-08-05.28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