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摸鱼的

莫让幽怨记心头,你我不过半壶酒。

链接打不开时请点链接储备粮。

© 一个摸鱼的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同居30题(1-12)

同居三十题

【退役之后二人同居设定】

 

 

 

1.         相拥而眠

 

韩文清的胳膊下面露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头发是软的,皮肤也是软的,隔着短得甚至塞不下一只手的距离看向那个熟睡的男人,他整个都是柔和安静的,不会吐出那些令人火大的词句、也不会一脸懒相地笑着看你,总之,是不太像那个真正的他。

他们昨天通宵下本,虽然这些日子依旧是跟着不同的公会、偶尔还要为了野图BOSS打上一两场,但是那个人累了的时候,韩文清也迅速结束了副本。

男人斜靠在椅背上,手里的烟抽到一半,还夹在两指之间,星火黯黯的烟蒂持续地向上燃烧,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烧到那两根漂亮的手指。韩文清喊了他一声,他就抬抬眼皮,应一句“老韩”。

“烟!”

“哦……”他半眯着眼睛,手臂微微晃动,像是马上就要把烟凑过来再吸一口,可是韩文清盯着他,他又慢慢腾腾地一动不动了。他是困极了,不然也不会丢下没捡的装备和材料一个人下线,好在他的队伍里都是老熟人,不至于让他白费这半夜的功夫——不过要是为了泄私愤跟他开开玩笑,倒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按他自己的话说,“哥这么才华横溢,你们嫉妒也是应该的。”

韩文清走过去拍拍他的背,“别在这儿睡。”

他应声起来,按熄了烟,摇摇晃晃地往卧室走,见了床便五体投地的扑倒,赖了一会儿又抬起半张脸,“老韩,你干吗去?”

“洗脸。”

韩文清洗漱好回来,看见那人还是平平地摊在床上,只好过去帮他脱了衣服袜子,把他塞进被子里。男人在床上翻了个身,脑袋不远万里枕上了韩文清的枕头,“老韩,你身上真凉。”

“因为我洗澡了,你看看你脸上的油——离我远点儿。”

男人嘿嘿嘿地低笑着,一头扎进了韩文清的胸膛里。

韩文清认为这样安静的早晨也算是难得,就小小换了个姿势让自己和对方呆得更舒服些,他浅睡片刻,直到叶修喃喃地算起了银武的属性还试图在他胸脯上写公式韩文清才坐起身来,沉声道:

“快给我滚下去,洗脸。”

    

2.         一同外出购物

 

叶修一进超市直奔烟酒区,韩文清揪着他的后脖子把他扯到卖糖果的地方,“多吃糖,少抽烟。”

推销糖果的售货员瞥见这两人便走过来推荐道,“我们新推出的这种酒心巧克力,特别受欢迎,酒味和甜味混合的恰到好处,很多客人都一买再买呢!”

叶修剥了一颗试吃,一口咬掉上面的尖端,咂吧了两下把糖纸里盛着酒的下半截塞进了韩文清嘴里,“酒味太大,我还是扛不住。”

韩文清囫囵着吞下去,也点头道确实味道重了些。

两人扬长而去,售货员姑娘看得两眼发直。

“家里牙膏不够了,老韩,你那管高露洁我都用了好几天了……”叶修叨咕了两句,看到韩文清往购物车里扔了好几条牙膏,立刻又说,“你牙刷也用了挺久了吧?打从咱俩住一块儿我就没见你换过。”

韩文清扔牙刷。

“还有那个拖鞋……上回黄少天把整个蓝雨都拉过来了,把咱家地板踩得狗刨过一样!”

扔拖鞋。

“多买几卷卫生纸……”

韩文清回过头,塞了一条试吃的牛肉干堵住叶修的嘴,“出去之前买烟。”

叶修眉眼弯弯地笑了下,再也不瞎扯了。

其实他俩最该买的是按摩椅,宅男的身体伤不起。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哎呦这人是不是要变僵尸,我一看他这德行就活不长!”叶修靠在床头,抬着脚丫子指指点点。

韩文清根本不想理他,盘着腿伸手晃晃鼠标,液晶显示屏下方跳出才跑了二分之一左右的进度条——《惊变28天》,丧尸片,黄少天推荐,质量……不一定有保障。他俩也是没什么事做才看起了电影,没BOSS刷新也没公会活动的日子里,连叶修都提前一会儿下了线。

“这片子里面的僵尸怎么都跑这么快,攻高血厚速度还快,这谁设计的怪?太不科学了!”

韩文清想了想……的确。

“要是一群怪围上来,”叶修托腮道,“只能你先开钢筋铁骨,然后猛虎乱舞向前冲开路,我在你后面断后补刀……这样没有范围攻击还是不太好,要是有个法师系的……大眼能在就好了,一露脸僵尸先吓死两个。”

“你一张嘴还能气死两个。”

叶修自顾自呵呵笑道,“那不也挺好?诶,等咱们上了车,我开个炫纹加速,小周或者沐橙朝着外面一枪一个全都爆头,我就不信还有谁能追上。”

韩文清也起了说笑的心,“这回还不要牧师?”

“张新杰看着僵尸两条腿不一样长非得气死……”

结果他俩谁也没专心看电影,黄少天第二天打电话问他们吓着没有,叶修告诉他话多容易被僵尸发现,让他自己好自为之。

    

4.         一方的起床气

 

韩文清有一天早上真的把叶修按住暴揍了一顿——这事儿他想了很久了。

那家伙每天醒来第一件事一定是从韩文清肚子上跨过去上洗手间,床垫被他踩得陷下去一大截,此起彼伏的简直就是地震,他光着脚溜达回来,还要在床边抽一根烟才行。之后他会光着身子趴在床头玩荣耀,要是觉得冷了就从韩文清身上扯一点被子盖在腿上,要是不冷……他每次都冷。

如果他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比韩文清醒得晚,那就更可恨了。无论你怎么喊他都不会起床的,除非你做好早餐——或者午餐——端过来跟他一起吃,还要心甘情愿忍受一番他对你厨艺的明褒暗贬,他才肯赏脸套上一件背心下床到处转转——然后接着荣耀。

只有一种情况韩文清是心甘情愿受他差遣,就是他起不来是因为韩文清的时候。可是这种情况稍微有点常见,所以韩文清也算忍他忍成了习惯。

但是韩文清的怒气值一旦蓄满,别说九头牛,九个冯主席都拉不回来。

“老韩你竟敢压迫无产阶级人民群众!组织不会放过你的!”

光着屁股的叶修脸朝下被按在男人的大腿上,也就还能空出一张嘴来扯闲篇。

韩文清懒得理他,噼里啪啦就下手狠打,巴掌落在那人不常见光的白肉上,不多时就泛起了一个个的红印。他这次动起手来是真狠——哪有早晨一睁眼就看见别人从自己脸上跨过去的?

“靠你来真的……妈的疼疼疼疼疼你轻点!”

“知道错了吗?”

韩文清停手问道,叶修哼哼唧唧说知道啦下回我一定不早起,话没说完就又挨了一巴掌,这下是照着两块肉中间那个地方动的手,又稳又准,叶修一嗓子就嚎起来了!

“我错了还不行吗老韩你赶紧的停!”

这个态度还不错,韩文清满意地把叶修翻过来,对着眉心亲了一下——这时男人的脸已经跟屁股一样红了。

过了一会儿韩文清端早餐过来,发现叶修蹲在椅子上开电脑,他问你这是干吗,叶修可怜巴巴地接过荷包蛋,“屁股疼,比被你操了一晚上还疼。”

韩文清:“……”

                                                                                                                

5.         做饭

 

他们俩一开始整整吃了一个月泡面和外卖。

如果叶修吃泡面的时候韩文清在他身边,他大概会凑上去亲他一口。因为韩文清讨厌泡面味儿,尤其是红烧牛肉的。

后来叶修开始尝试别的口味,海鲜的、香辣的、老坛酸菜的……俩人出门的时候就好像拿防腐剂当香水喷了全身似的。到了夏天野猫都能跟在他们后头开火车。

韩文清嫌烦,就打算自己做饭。

叶修除了吃啥都不会。

做饭得从基础做起,切菜淘米颠勺,好在韩文清的操作也是荣耀独步一方的大神,还不至于剁了手指头。叶修觉得很遗憾。

韩文清的第一道菜名为西红柿炒鸡蛋,颜色倒是挺正,红红黄黄诱人得紧。叶修夹了一口,吃完没说话,又夹了一口,拉过一旁正解围裙的韩文清就把嘴凑了上去。叶修笑眯眯,“咸吧?你到底搁了多少盐?”

韩文清抿着唇,干了两件事儿。一是把那盘西红柿炒鸡蛋扔了,二是把叶修拎到卧室去。

后来韩文清手艺变好了,怎么练出来的谁也不知道。

 

6.         大扫除

 

键盘上全是烟灰。桌子上全是烟灰。马桶盖上全是烟灰。总之除了烟灰缸哪里都全是烟灰。韩文清甚至觉得叶修常用的那台电脑上方的天花板都被他给熏黄了。

不打扫不行。

叶修两手各抓着一条抹布,嘴上叼着烟,正踮着脚试图去拿置物架上的一大摞光盘,可惜当初东西是韩文清放的,他个头稍矮,实在是够不着。

韩文清放下吸尘器,过去一抬手就把光盘拿了下来,里面大抵都是一些《荣耀十年精选》、《经典战术大全》什么的,最上面那张的封面是背对背的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标题叫做《霸图VS嘉世战役全集》。

“这张图可够老的,咱俩身上还有不少橙装呢,这是第一赛季的吧?”

韩文清也端详了一下,“是最早的,银武还不怎么完善的时候——别打岔,擦桌子,你看看你这烟灰掉得哪儿都是!”

叶修唉声叹气地应了,从置物架开始慢慢腾腾擦起了台面。

到最后剩下的只有客厅的顶灯没擦,叶修站在桌子上还是不行,只好搬了把椅子放在桌上,两层叠一起才终于够到了灯罩。韩文清觉得太危险,就过来帮他扶住了椅子。

叶修费了百般力气拧下已经有点发黄的灯罩,喊韩文清道,“老韩,接着。”

“你小心点……”

韩文清伸手要接,但叶修慢慢蹲下身,却并没有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叶修颤颤巍巍地从上往下俯视着韩文清,低头和他接了个吻。

“能看见你头顶的感觉真不错。”

韩文清小心地推开他、把那只危险的灯罩放在地上,然后站起身重新吻了上去。

“灯罩你擦。”

“闭嘴。”

 

7.         浏览过去的相片

    

“这是我?你偷拍的?”

“——我?偷拍你?”

“那你说说这是什么,”叶修用小指点了点联盟寄来的职业选手相册,里头有一张是很久以前他们聚会的照片,几个老选手一起聊天打屁,叶修自己就坐在高个子的吴雪峰后面,镜头只捕捉到他一个小小的侧脸,还被张佳乐伸出来打招呼的手挡掉了三分之一。“这张后面可是写着韩文清拍摄于某某年,哥这种高深莫测不轻易出现在闪光灯前的人竟然被你留了把柄,真是失策。”

“我随手拍的,怪你脸太大,自己钻到镜头里来。”

叶修呵呵一笑,决心不跟他一般见识——虚胖脸招谁惹谁了?

翻到下一页,是好几张第四期也就是黄金一代的合影,这批人当时还是一群毛头小子,对着摄像师笑得热情洋溢,张新杰和肖时钦都站得笔直,两个漂亮姑娘手挽着手,李亦辉还是个没什么心眼的大孩子,李轩和田森就更别提了,没做完的鬼脸彻底留作了纪念,而一旁的黄少天揽着喻文州的肩,这一揽就揽到了现在。

再翻,是周泽楷放大的英俊面孔,一看就有不少是主席的私藏。

再往后是更新的一些人,孙翔那一批,高英杰那一批,包子那一批……

叶修坚持每一张都发表一句吐槽,韩文清有时候理他两句,有时候什么也不说,他们整整看了两个小时,才翻完这本仅仅50页不到的相册。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苏沐橙周末没事的时候会来找叶修串门,频率不是很频繁,但每个月总归要来一次,无论兴欣的事还是联盟的事,她总是喜欢面对面地说给叶修听,好像这样就能让那人感觉自己还置身其中似的。

上一次是跟陈果一起来的,她家老板只有最初叶修和韩文清刚开始同居时来过这间公寓,回去以后心心念念都是“这两尊大神怎么会养在同一个笼子里”,苏沐橙想起来了——陈果原先可是个铁杆嘉世粉,和素以彪悍著称的霸图粉一样对这两位的恩怨情仇如数家珍,如今这两人住在一块儿,陈果当然满脑子的“他俩怎么不掐?!”

“我俩怎么不掐?”那天叶修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口烟吐出来,飘飘荡荡地浮在他脸前,衬得那张退役后愈发朝着白胖虚发展的面孔竟然显得有些苦大仇深了。

苏沐橙跟陈果正襟危坐,时刻准备着以娘家人的身份讨伐韩文清。

“我来给你们讲一讲老韩的罪大恶极……老板娘别冲动,你又打不过他。”

韩文清懒得参加他们的茶话会,打过招呼后一个人在卧室里打游戏,听见似乎有人喊他名字便回头看了一眼——陈果攥起来的拳头立刻放下了。

“首先吧,他这人霸道、没谱而且极其的臭不要脸,动不动就对我颐指气使,常用句式是你给我怎么怎么样,拽得就像是旧社会的地主周扒皮,说到周扒皮,老韩还喜欢强迫我早睡早起,这点臭毛病都是张新杰带的。”

陈果觉得真实性十分值得怀疑。

苏沐橙开始嗑瓜子。

“诶,还有啊,他之前做的饭实在太难吃了,我宁可出去下馆子都不想吃他炒的菜,当然现在手艺好多了——那也是在我的指导和教育下进步的。”

苏沐橙嗑完瓜子剥花生。

叶修给自己倒了杯茶润喉,“……也就差不多这些吧,就这么个老东西我竟然能跟他和平地住在一个屋檐下,必须得靠我发挥小白菜艰苦忍让任劳任怨的优良作风……”

韩文清看表,发现差不多六点了,就关了游戏进厨房。

也不知道他听见叶修这一通话没有,总之他经过客厅的沙发时指着叶修的鼻子道,“你给我把烟掐了。”

叶修一耸肩把烟按灭在烟灰缸里,“你们看看,这个臭脾气,是不是跟我说的一模一样?”

两个姑娘眼看着韩文清额头上青筋蹦了两蹦,正打算说点什么救场,就听叶修又大言不惭道,“除了我,谁还忍得了他啊?”

那道青筋停止跳动,接着乖顺无比地缩了回去。

苏沐橙笑了笑。

陈果懂♂了。

    

9.         相隔两地的电话

 

“故地重游感觉怎么样?觉不觉得自己又老了?”

韩文清这一次是临时回霸图处理点事,事情不大,和老朋友们聚会倒占了大部分时间,一周期间已经排了四场饭局。这才是他来的第二天,叶修一个电话打过来,让他莫名感觉到那老东西还不是那么没心没肺。

“我可没你老。”

“半斤八两吧也就?霸图今年成绩挺好啊,撵在轮回后头也没差多少嘛,你不打算再乘胜追击一下?”

“用不着,他们知道该做什么。”

有几个新人过来求指点,韩文清用肩膀把手机夹在耳旁,空出两手掌握着键盘鼠标,“这个地方……这样晃一下,幅度不要太大,不然容易甩出去……”

“哟,这就练上了?……那我先挂了,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对了,你回来的时候买桶油,家里没油了。”

“你自己下楼买,我下周三才回去。”

“我懒得动。”

韩文清一失手,屏幕上的拳法家一套霸皇拳全打了个空。他气得直接把电话按掉了。

新人战战兢兢地问,“韩队,这是……嫂子?”

即使韩文清已经退役,队长换成了张新杰,霸图全队提起韩文清时也一直称之为韩队——没有人比他更值得这个称呼,他是霸图十年的队长,没有他就没有如今的霸图。

可是这位霸图的英雄现在显然有些气短,他一言不发地翻出通讯录,帮叶修叫了一份外卖。

 

 

10.     早安吻

 

他醒来时枕边并没有什么人类留下的任何气息,洁白蓬松的枕头上只有自己压出的深深印痕,一根头发飘在眼前,伸手摘掉它,却又不知道该把它扔到那儿去。

昨晚他睡得太迟,睡前忘了关灯和窗帘,此时从窗子的缝隙里涌进一丝晨风,把浅色的窗帘吹离地面半公分。阳光一点都不刺眼,混杂着台灯的昏暗橙光让他恍惚间有种梦还未醒的错觉。

电子闹钟跳动的声音在一片沉静里钻进他的脑海,转头看了看,八点刚过,对他而言是有些早了。往常这个时候,他还舒舒服服地缩在被窝里等待着一个小时以后的自然醒,然后他可以爬下去撒一泡晨尿,回来围着被子打打游戏,老韩被他烦醒了的话过不了多久就能有一份热气腾腾的早饭了。

唉,老韩不在,有点无聊。

他躺在床上发呆,他觉得自己睡得太晚醒得太早头脑发昏,可是眼睛却又干涩得要命,闭都闭不上——盯着屏幕看太久,是会有这样的毛病。年轻时候还好,仗着身强体壮活力四溢可以生生熬上好几个晚上不睡,现在退役这么久,虽然游戏还是一直在玩,训练却都是慢慢懈怠下来了,熬夜奋战之类的,他有那个心也没那个体力。

韩文清从来不让他在11点之后睡觉,只有极少数情况下允许他跟着下深夜副本。黄少天上次听说后表示这就是专制统治,勤劳勇敢的人民群众一定要推翻他建立新政权——半夜打野图缺了叶修会有点麻烦。

他慢慢也习惯了有人管的规律生活,老韩回Q市的第一天晚上他还给按时睡觉的自己点了个赞,结果第二天就没忍住。跟团打到凌晨3点,浑浑噩噩爬上床时脑子里还在想,这下老韩又要骂了。

老韩去了几天了?

日历放在床头柜上,他翻了个身正准备看,却鬼使神差拿起座机电话的听筒拨了个号码。

嘟嘟嘟过后,男人接起来问他,“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十分清醒——张新杰八点起床,所以整个霸图都是八点起床,即使是韩文清也拿这条纪律没辙。

“老韩……亲一个呗?”

    

11.     替对方挑衣服

 

没比赛的空闲时段,苏沐橙喜欢逛街,可是陈果经常要看店,唐柔一门心思只顾荣耀,她只好把叶修拖出来作陪。

女孩子家逛街总是精力充沛,叶修被挽着胳膊从上午十点拖到下午一点,才有机会放下手里大包小包的衣服鞋子坐下来吃个饭抽根烟。苏沐橙双手托腮数道:“我三件,果果两件,小唐两件,那顶帽子给莫凡……唉,差不多啦,下午干点什么呢?”

“还不够?”叶修一脸愁容。

“只逛一上午肯定不够啊!我想到了,你也该买几件新的了吧?”

叶修断然拒绝,“我用不着,你上次带过来的还都新着呢。”

“那是因为你不常换!”她眼睛里忽然精光一闪,“好吧,今天不给你买,给老韩买,怎么样?”

叶修对这个提议还算勉强可以接受,跟着苏沐橙看了一堆千奇百怪的T恤背心之后也感起了兴趣,乐呵呵地指点道兔斯基比米老鼠适合那位霸图前队长。

苏沐橙哈哈一笑,“那这个呢!”她手里举起一件应援服,黑色泼墨的霸图必胜字样当当正正地印在胸前。

“不行不行,有没有霸图必败给他来一件?”

结果他们在那家店里买了一打兴欣必胜,苏沐橙准备带回网吧一人一件。

挑裤子的时候费了点波折,叶修不知道韩文清的码数——其实他连自己的也不知道。店员小姐说您看着差不多可以先买,我们店提供退换货服务。可是依照叶修的懒惰脾性,他怎么可能事后再来一趟呢!

他拿了一条在自己身上比划一下,大小差不多,购物袋一放他就钻进了试衣间。

几分钟后叶修拿着刚才那条裤子出来,交给店员道,“要比这个大一号的。”

苏沐橙憋着笑问,“老韩比你大一码?”

“大概是,反正他的裤子我穿着肥——他该少吃点了。”

第二天韩文清从Q市回来,看见桌子上摆了一堆还挂着标签的新衣服,叶修从卧室里探出头说,“都是你的!”

他拆开的第一件是兔斯基,第二件是兴欣必胜……幸亏裤子还合适。

    

12.     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他们住的小区里面有不少猫,之前也说过这些四条腿走路的小动物特别喜欢跟在他俩后面排队,不给吃的绝不散伙。有一天叶修被一只黑猫一直追到家门口,他难得没辙,揪着黑猫的脖子对韩文清道,“这家伙跟了我一路,你看看要是没什么毛病干脆养咱家里算了。”

韩文清也不懂怎么看猫,觉得养它也无所谓,就让叶修给它洗个澡找点吃的,明天再去宠物医院仔细看看。

那只猫洗干净以后也是个帅哥,酒足饭饱地横卧在沙发上,懒洋洋的样子居然跟叶修有点像。

韩文清试着摸摸它的头,猫就挥着爪子抱住了他的手。

“跟你一样,脸皮真厚。”

“诶,那以后肯定大有出息,猫界荣耀三连冠就靠它了。”

可惜这猫第二天趁着叶修开门的机会溜了出去,怎么喊也不肯回来,看样子是不大喜欢家庭生活。

两人更改计划去了宠物商店,在那儿挑了一条三个月大的边牧。其他狗粮食盆等等宠物用品一应买齐,两人一狗浩浩荡荡地回了家。

叶修一边给狗刷毛一边忧愁道,“这货比较麻烦,还要天天遛……老韩你遛它?”

韩文清研究着咬咬胶的说明书,只分神说了两个字,“一起。”

“谁先起床谁遛咋样?”

“一起。”

叶修屈服了。

小边牧眼睛乌溜溜的,缩在联盟有名的的钱包杀手韩文清怀里一点也不害怕,反而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脸。韩文清抓起他的爪子瞧了瞧,“不用剪指甲,省事。”小狗抖了抖鼻子,冲他打了个喷嚏。

叶修坐在一边嘲笑了一阵,笑完说,“起个名字呗。”

韩文清的意思是绝对不能让叶修起名,他对这事儿十分的不讲究,什么大眼啊话唠啊猥琐方啊三连亚啊这种外号都是从他嘴里传出去的。他们家狗总不能顶着个“大点”这样的名字见人吧?

叶修说你嫌弃我的名字有能耐你起一个啊?

小边牧眨巴眨巴眼睛,看了一会儿叶修,又看了一会儿韩文清。

韩文清决定了,“儿子。”

叶修拍着桌子大笑起来,末了抱起狗仔在韩文清脑袋边上比划了一下,“真别说,你俩这眼神挺像父子的……来,儿子,这是你爹老韩,跟他打个招呼?”

像是感觉这个名字也不咋样,小边牧不情不愿地“汪”了一声。

苏沐橙他们听说叶修家里养了狗,专门过来探望了一遭——结果一听这个名字就全阵亡了,只是碍着韩文清的面子才没笑趴下。苏沐橙抱着小狗喊外甥,最后还是陈果看不过去给起了个小名叫豆子,包子觉得这名字跟他的很像,决定收豆子当他小弟二号。

不过豆子不喜欢包子,他只喜欢罗辑……可是罗辑有点怕狗,练习了一个月才敢抱抱豆子。

后来那只黑猫还是经常跑过来串门,好像把他们家当成了它的一处据点一样。豆子跟它关系不错,经常跟在它后面四处乱跑,一点也不在乎它俩种族不同不适合谈恋爱。

    

【TBC】

发表于2013-06-28.30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