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摸鱼的

莫让幽怨记心头,你我不过半壶酒。

链接打不开时请点链接储备粮。

© 一个摸鱼的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同居30题(13-28)

    

13、一方卧病在床

 

韩文清生病了,发烧,早上测了一下体温,39度2。

都说生病的人会变脆弱,不常撒娇的人有可能粘着你撒娇,平素冷静的人也有可能泪腺崩坏动不动就哭上一场。可是韩文清既不想撒娇也不想哭,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额头上敷了一块冷帕子,还能有心情大声地叫叶修跑前跑后给他端水送药。

叶修是早上起床的时候发现那人生病的。

他睁眼时没发现任何异样,男人两条结实的手臂把他圈在怀里,除了太热他感觉不到别的。他施施然地抽了半根烟,才想起来——这个时间,老韩不是应该早就起了吗?

叶修扭头一看,韩文清还睡得极沉,脸上却泛着不自然的红色。叶修把额头贴过去试了试,烫得他忍不住“哎呦”一声。

韩文清后来醒了,自己也感觉到头晕,试着动了两下,发现四肢发软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

“报应啊,”叶修嘎巴嘎巴地嚼着糖,“谁让你半夜把被子踹下去的?”

韩文清被他这个落井下石的德行气得不行,挥手让他走开别烦人。刚才几粒药片下肚,估摸着这时药效也该发作了,他就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两点,韩文清醒了以后精神不错,一转脸就看见叶修支着下巴坐在 床边打瞌睡,手边放着一碗白花花的汤水。

叶修被他翻身的动作惊醒,又见韩文清盯着自己手边那碗,呵呵一笑道,“粥凉了,我再给你盛碗新的——你要不要咸菜?”

“……这是粥?”

“你什么意思啊?这看不出来是粥?荣耀第一人熬的粥你也挑三拣四?”

韩文清心想这么稀也敢叫粥,他连碗里有几粒米都数的清!思来想去,他叫叶修把这汤端过来,不用盛新的了。

韩文清自己坐起来倚在床头,伸手想要接过那碗却被叶修拦住了,叶修举着勺子神情严肃,“老韩你年老体弱,这事儿就交给我吧。”

叶修舀起一勺……粥,准确地朝着韩文清的嘴捅了过去——该说这不愧是职业选手的手,虽然退役了也一样的稳准狠,韩文清还没来得及张嘴,勺子就撞上了他的牙齿。

那些稀薄的汤水全洒在了韩文清的下巴和胸前,男人心里暗骂这还想不想让我喝了,就见叶修放下粥碗,低头靠近了他因为生病而显得干燥的嘴唇。

叶修慢腾腾地舔净了水痕,他仿佛真的在品尝自己的手艺,每一个地方都细细舔吮,最后那一点湿滑的水渍从韩文清的锁骨上滑落,他就追着它将头埋在了对方的胸口。他一颗颗地解开了韩文清的睡衣扣子,伸出舌头卷起了一粒泡得绵软的白米。

韩文清的呼吸不知道是病重的原因还是别的变得急促起来,他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啊……”叶修笑道,“做爱有助于恢复健康,我这是为你好啊!”

韩文清瞪着他,半晌憋出一句话,“不做。”

“真不做?”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万一真的传给你怎么办?”

叶修爬起来又把他的扣子扣了回去,“不做就不做呗。”

叶修坐在边上打了一会儿游戏,就又被韩文清拉到了床上,男人眼睛一瞪,“过来,陪我睡觉。”

“变卦了?”

韩文清的意思是纯睡觉,不干别的。而且他让叶修背对着他,两只胳膊搂上去,带着病菌的灼热呼吸就只能徘徊在那人的后颈处。

但是叶修趁他睡熟,又偷偷翻了个身。

    

14、午睡

 

这个时间正是午后最热的时候,可是因为正值初秋,天气还凉爽,阳光只有颜色猛烈,却没有什么炙热的气息。

豆子在整栋房子里跑来跑去。

中午叶修喂过它一次,现在它不饿,反而精力充沛心情愉快,可是房子里安安静静,叶修和韩文清都不知道在干嘛,没人陪它玩,它又很寂寞。

豆子跑过洗手间和书房,又去了一趟厨房,它的狗食盆冷冷清清地躺在那里,一口吃的也没有增多。它转了一圈,进了卧室。

它看见那两人搂在一起睡觉,唉,为什么不起床陪它玩儿呢——它跑累了,也有点困,就趴到床边奋力一蹬它那两条小短腿蹿到床上面去了。他从韩文清的腿上跳过去,钻进被子,舒舒服服地缩在了两个人的肚皮中间。

过了几分钟,那只黑猫从阳台上啪嗒啪嗒地跳进来,转着它那颗英俊的脑袋四下看了看——这是它的领地,那两个人,还有那条狗,都归它管。可是他们都睡着了,真无聊。

黑猫脚步轻盈地也上了床,踩在叶修腿上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豆子。豆子闻到它的气味,睁开眼对它摇了摇尾巴。

黑猫有点嫌弃,但是又找不到更好的地方,只好挨着豆子趴好。

没一会儿它们就都睡着了。

 

15、帮对方吹头发

 

韩文清头发一向理得极短,刚剪完的时候甚至能隔着薄薄一层硬茬看见里面泛青的头皮。这么短的头发,洗起来方便,擦起来也方便,用毛巾随便一抹,呆上五分钟就干燥清爽得和平时一样了。

叶修对“真正的帅哥即使圆寸也是帅哥”的说法嗤之以鼻。

他一直不乐意剪短头发,半长不短的状态对他来说正合适,因为过上好长一阵子才需要剪一次,比天天修剪要省心得多。

而且你让周泽楷剪个圆寸试试,看看还有多少小姑娘愿意粉他!

这么多年过去,韩文清一看到他这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就还是忍不住牙痒痒想揍人。

叶修这货洗完头发也懒得吹,从来都是湿漉漉地等它自然风干,经常一边走一边洒落一串水渍,两人在家都习惯光脚,好几次差点在自家地板上摔一个狗啃泥。

上一次叶修洗完头发,只在肩膀上搭了条毛巾就从卫生间里出来溜达,韩文清扯着他的领子把他按到椅子上打开电吹风,三下五除二就把那颗脑袋收拾得利利索索,柔软的发丝随着暖风飘起来一点,仔细闻还有薄荷味洗发水的味道。

豆子听到嗡嗡嗡的声音,蹦跶着就想往叶修腿上蹿,倒霉的是地上的水渍没擦干净,它摔了个真正的狗啃泥。

    

16、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老韩先生肌肉结实,每一根线条都紧绷绷的透着一股子气势勃发的劲头,完全不像个长期坐在电脑前抱着键盘鼠标过一辈子的宅男。

这点和叶修不一样,那人是个除了手哪儿都能长肥肉的家伙,如果不是韩文清管着他,他真敢一天三顿用垃圾食品把自己喂成个球。他没什么别的爱好,每天只知道换个舒服姿势打荣耀,腰上跟屁股上的膘蹭蹭直冒,韩文清摸着高兴,看着心烦。

那天傍晚——或许不是傍晚,而是某个凉爽的清晨或者刚下过雨的午后,总之是一个让人神清气爽的时节,叶修坐在客厅里大呼小叫地下副本,推完一波小怪,正好休息片刻,他抬起头,冷不丁就看见了光着脚从浴室走出来的韩文清。

男人头发精湿,和往日顽强朝天直竖的情状不同,服服帖帖地垂在他脑门上,连带着那总是锐利的眼神都柔和了几分。他全身上下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其余一身精悍肌肉全都暴露在外,刚从潮湿之地走出、泛着热气与水汽的皮肤迅速遇冷,在显然日晒均匀的表面上凝结了无数细小水滴。

他站在那儿,微弱的阳光洒下来,映衬得他仿佛一尊神祗。

“刚洗完澡啊?”叶修没话找话。

韩文清点点头,走向卧室去拿衣服。

叶修瞄着他赤裸的后背,张口便道,“老韩,给我来杯水,我有点渴。”

韩文清拐了个弯儿,接了杯水递给他,顺便一脚把他从电脑前踹开,自己坐上去代他打起了BOSS。换衣服的事儿,立刻就忘光了。

叶修喝完水,打不着游戏,空虚地在客厅里来回转了两圈,最后走回来,扒着韩文清的椅背,舔舔嘴唇道,“再来点别的行不?”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他俩算是一起庆祝过荣耀的所有周年,甚至每一个圣诞节和新年、每一个平凡不平凡的节日都是在荣耀里面度过,当一个人在某区杀完怪捡起节日的奖品时,另一个人会在其他地方开一趟长长的的火车,然后回身轰上一连串技能。

苏沐橙说他们比她想象的更不懂浪漫。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正端着一只蛋糕站在他们家公寓的门口,叶修打着哈欠给她开门,“你来啦。”他眼神困顿,衬衣一看就是没有好好熨烫过的模样,细碎的褶子从领口蔓延到下摆。苏沐橙往里探头,韩文清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前,手底下键盘敲得震天响,“法师都给我顶住!”

“你们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周六?”叶修掰了掰手指头。

“周日!——不,我是说,今天是你们同居一周年纪念日,你们谁都不记得?”

韩文清吼道:“那边的剑士!都干什么吃的?掩护!会不会?”

苏沐橙看着手中的奶油蛋糕,她专门挑了花朵的样式和上面的贺词——“一周年快乐”,两颗果酱堆出的红心还是陈果给的意见。

叶修把她拉进来坐下,给她开了电视调到某家卫视,“你跟楚云秀追的是不是这个剧?……你先看着,我再去追一会儿BOSS。”

苏沐橙看着电视剧,自己去厨房摸了个勺子开始吃蛋糕。旁边的指挥声此起彼伏。

“牧师呢?多照顾点二团的!”

“哟,BOSS往东北方向走了,大家保持速度不要冒进啊……”

“小心!都退后两步!”

“这不是中草堂的嘛,腿太短被大部队扔下啦?”

苏沐橙看的电视剧磨磨唧唧一直不肯进展剧情,男主角臭脾气女主角少根筋,俩人你退我进不知道错过了多少回。

“……刚才那个攻击谁放的?”

“撞上了?怎么回事?都给我停下别往前了!”

“有一伙人直冲过来——兴欣的?”

“你们不会绕一绕吗这下又捅娄子了吧?”

苏沐橙舀了一勺果酱,甜得发腻,她连舌头都麻了。

“怎么又是你?”

“这回我可不是故意的啊!”

 

18、接对方回家

 

陈果对二楼小套间里坐定的那尊大神有些头疼。

唐柔拍拍她的肩膀问用不用我赶他走,陈果赶紧拒绝,推着这位好斗女青年到训练室做正事。结果她在训练室里见到了叶修,头疼得就更要命了。

“你……”她指着叶修,“有人找。”

“我知道,”叶修拿后槽牙咬着烟,话音有些含含糊糊的,“让他再等等,我这件银装做好了就跟他回家……”

陈果欲哭无泪,“你回去做不行吗?你说说你在这儿呆了几天了?除了吃喝拉撒从来不动地方,他刚才还问我你这几天吃的什么啊!”

“吃的泡面。”

“我没问你这个!关榕飞你也说说他,银装的事儿至于这么废寝忘食吗?再说他中途干点别的也不是不行吧?”

关榕飞表示非常至于,而且做这件装备少了叶修不行。

一个个的都这么倔,好在陈大老板经营……不,掌管兴欣这么多年,也算是练就了一颗钢筋铁骨的心脏,只要不是冯宪君主席宣布兴欣幺蛾子太多必须退出联盟,什么也无法击穿她的防护罩。

可是二楼那尊神怎么办?虽然陈果现在不是嘉世粉,见到霸图的也不会一板砖糊上去,可是韩文清是谁?抵抗力弱的人见到他都不一定敢张嘴说话……

最后方锐顶住压力找韩文清跟他们一起吃了顿饭,席间除了包子没人说笑,方锐和魏琛对着喷了几句垃圾话,罗辑胆小,干脆就没来。

晚上叶修和关榕飞终于做出了新银装,陈果拉着他们又出去大吃了一顿,韩文清再次列席。众人围观了霸图前队长广为流传的传奇吼功,这一个礼拜天天对着后辈讲垃圾话的叶修被一通好骂,大家都感到了久违的舒爽。

韩文清把叶修塞上车的时候,陈果感激涕零。

 

 

19、离家出走

 

豆子找不着了。

韩文清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连储物柜里的鞋盒子都挨个儿打开了一遍,可是豆子哪里也不在。他们俩又出门把整个小区转了一遍,楼后的草丛里没有,停车场的角落里没有,那只黑猫长期驻守的窝点里也没有。

叶修给苏沐橙打电话,说豆子离家出走了,你们见没见过它。

包子当时就跳起来,在网吧里楼上楼下地喊着豆子的名字找了一遍,他是真把豆子当小弟,丢了一个小弟是大哥的失职。

女孩子们围在一起出主意,想了很多豆子可能去的地方,给物业打了电话,甚至在网上迅速贴出了寻狗启示。兴欣公会的公告里,赫然就是豆子甩着尾巴的玉照。

他们一群人找到晚上,还是什么收获都没有。

这时莫凡推开网吧的大门,一言不发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只狗。

“小弟!你怎么在这儿!”包子飞扑上去。

莫凡没理他,方锐只好又问这狗怎么跟你在一起,莫凡想了想,低声说,“我出去转转,看到它被人抱着,那人我不认识,我就把它抢回来了。”

“你怎么没送到叶不修那里去?”

莫凡坦然地说我又不认识他家怎么走。

豆子到了兴欣简直如鱼得水,人多的地方闹哄哄的,它最喜欢了。

苏沐橙给叶修打电话,说豆子找到了,先把它放在这边玩几天,惩罚一下你们两个当家长的失职。

 

20、一个惊喜

 

“你这是惊吓还差不多。”叶修看着端庄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叶秋,张嘴就说。

“混账哥哥,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被吓着了?”

“我虚长你几分钟,人生阅历丰富,喜怒不形于色。”

“是脸皮太厚动不了了吧?”

韩文清坐在一边想这是哪门子的兄弟叙旧。

叶秋这趟是来报喜——他说家里人最近态度不错,提起你的事儿都松了口风,你是不是也该回去看看了?

叶修和韩文清刚搬到一起住的时候给家里打了个电话,退役和出柜一并说了,家里人骤然大喜大悲说不出话来,叶修就自己挂断了电话。

叶修叼着烟问韩文清,“咋办?”

“还能咋办,”韩文清说,“该回去就得回去。”

叶秋鼓掌,“说得好!”

“关你啥事儿,小屁孩儿一边儿去。”叶修翻开日历,勾了个日子,“下个周末,就这么定了。”

 

21、屋顶上看星星

 

H市这几天天气晴朗,夜晚的星空没有一丝乌云。

这么好的天气里,叶修和韩文清竟然蹲在公寓顶层那户人家的屋顶上抓猫。那只黑猫身手灵活,昨天偶然溜进顶层把别人家里的小孩吓了个半死,被人用扫把驱赶的时候伶伶俐俐地就从阳台窜上了屋顶。

那家人抓不下来猫,又知道黑猫经常去韩文清他们家,只好半夜里去敲韩文清的门。霸图前队长一听这事儿,义不容辞就上了顶层。

叶修闲得慌,也跟着上去了。韩文清怕他摔,一步不离地看着他往屋顶上爬,两个人磨磨蹭蹭的,邻居打了个哈欠,说我先去睡,你们好了喊我。

没人监视着,叶修爬得更慢了。

好不容易两个人都呆稳当了,黑猫看见他俩,竖起尾巴亲切地喵喵叫了一嗓子——我的仆人们来接驾了,不错喵。

叶修没去试图抓猫,却拉着韩文清平躺在了屋顶上,“反正咱家没屋顶,正好趁机看个星星。”

“你倒想得开。”

“那当然。”

头顶星河璀璨,是难得一见的干净场面,韩文清攥着叶修的手,觉得天气果然影响心情。

“……老韩,要不咱俩聊点什么?”

“聊什么?”

“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其实他俩只会从副本攻略谈到装备提升,可是这个天天聊,显然没什么趣味。

叶修想了想,扭过脸和韩文清接了个绵长的吻。

黑猫又叫了一声——你们俩还走不走了喵!

 

22、一场飞来横祸

 

张新杰说要来H市一趟,打算寄住在韩文清这里。

叶修表示这是要让他过不好日子的节奏啊,张新杰来了以后会不会强迫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韩文清说那你也是活该。

张新杰次日抵达,只带了一件小行李箱,进门后一扶眼镜说,“你们家有点不对劲。”

叶修心想,那是,他们家卧室两间全在左手边,右手边小走廊直通书房,客厅不是正方形,洗手间在拐角处,全部格局一点对称性也不讲,张新杰要是能觉得对劲那才奇怪了。

结果张新杰说他对狗过敏,看见豆子朝着他的小腿直冲过来立刻就宣布要回去住酒店。

叶修不用早起,高兴地把张新杰送回了酒店。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我今天看了一篇文章,”叶修在餐桌上说,“讲的是男人生孩子……”

韩文清低头夹菜,只是嗯了一声。

可叶修好像对这个话题特别感兴趣,放下筷子讲了起来,“这文里先是有个英俊贫穷的少年周泽楷,他被轮回教的教主看中选为下一任继承人,然后就开始了他不科学的武林人生……比如先搞了身边的侍从江波涛,又跟师弟孙翔有了一腿,接着和别的帮派交流学习时又搞上了黄少天啊王大眼啊杨聪什么的……好吧还有我,只有你幸免于难了,啧啧。”

韩文清知道确实有些人致力于写这些……猎奇的东西,但是周泽楷跟王杰希?周泽楷跟杨聪?周泽楷跟叶修?这都什么跟什么!

“还没讲到关键呢,关键是所有人被周泽楷上过以后都怀了孩子,简直一枪入孕弹无虚发。江波涛生了一个,孙翔生了一个,黄少天生了好几个……”

“你呢?”韩文清黑着脸,“你生了几个?”

叶修边说边笑,“我怀了一个……大概是一个,但是后来我被霸图帮的帮主拐跑了,逃跑的路上我摔了一跤……孩子流掉了,这一段描写得特别好,那个撕心裂肺的感觉看得我直肉疼……”

“你跟我跑了?”

“对啊,就是你,跟我偷情不说还害我流产,最后只好养了我一辈子。”叶修说起“害我流产”这句话来脸不红气不喘,好像他确实怀过一个孩子,又确实没了——而且这事儿全怪韩文清。

“别人的孩子你也想留着?”韩帮主的思路有点跑偏。

叶修作捧心状,可惜捧得不好有点像是做鬼脸,“这好歹也是一条小生命,韩帮主,你怎么忍心——不对,你是不是就打算让他没了啊?你故意的吧?”

“胡扯!”韩文清吃完饭,伸手一指——“去,刷碗。”

叶修老实地端起碗碟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又探出头来说,“老韩,要不然你点个枪手系的技能咋样?”

“我点那个干什么用?”

“试试能不能一枪入孕啊!”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他们本来打算出门买台新的微波炉,家里那的个定时装置出了点毛病,总是提前停止,叶修一个人在家的话又不能不用微波炉,只好再去买台新的。

但是从上午九点开始,一直是大雨倾盆、电闪雷鸣。

这种天气,不要说出门,就算在家里面,也连电脑都没得玩——这么大的雷,家家户户都关灯断网,防止出现意外事故。陈大老板甚至专门打了电话告诉韩文清,一定不要让叶修偷偷玩电脑,她认识一个顾客,去年就在某个雷雨夜被雷劈中了主机……

后来张新杰也打了个电话,说H市暴雨台风都频繁,建议队长携其家属一起到Q市居住,霸图战队愿意无偿提供宿舍。

结果接电话的是叶修,逮着张新杰一阵胡扯,直到韩文清骂他才挂了电话。

韩文清把家里的电器都关得差不多了,只留下一盏台灯发出一片暖光。

叶修抱着豆子给它梳毛,梳完又无事可干,就翻出一副扑克跟韩文清玩21点。玩了半个小时,叶修算数算得头晕眼花。

对于生活中只有游戏的家伙来说这种时光也太难熬,韩文清决定做点别♂的。

    

25、 喝醉

 

叶修是有名的一杯倒,韩文清酒量倒是不错,就是不常喝。

叶修见过韩文清不少没在公众面前显露过的样子,但是唯独没见过韩文清喝醉。一是因为职业选手确实节制,二也是因为——谁敢没完没了地灌他酒呢?

他有时候觉得逗逗老韩也挺好,看那人发脾气、眉毛纠结在一块儿、指着自己的鼻子说叶修你就是欠揍,他心里觉得十分有趣。可是在喝酒这一桩事上叶修从来不敢冒险,没灌醉老韩倒是小事,自己也搭进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后来他逮着机会见识了一次韩文清喝醉酒,男人脸色不变走路平稳,在玄关处换过拖鞋后径直走向了卧室,接着扑通一倒,就这么睡着了。

叶修第二天问他,“你昨天喝醉了吧?”

韩文清说,“放屁。”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这场争吵只是因为叶修忘了拖地板。

他们家猫狗都算有,总是跑来跑去甩落一地毛,每天必须拖一次地板,不然第二天地上毛茸茸的简直不忍直视。这活儿一般是韩文清干,因为叶修拖地太不认真,只把卧室清理一遍就算完,问他为什么,他说电脑在卧室里,键盘上不能弄脏。

韩文清有次出门两天,临走前特意嘱咐叶修别忘拖地——也别忘吃饭刷碗喂狗。

他回来时是个晚上,叶修湿哒哒地光着屁股到门口给他开门。韩文清同志意志十分不坚定,辜负了组织对他的信任,扔掉行李就把那货按到地上去了。

叶修说我还没洗完澡呢,韩文清没理他,把他腿一分就压了上去。

结结实实地来了一发,在外面素了两天的韩文清心满意足,把躺平在地板上两腿瘫软的叶修抱到怀里——他这是摸了一手什么玩意儿?

韩文清把男人翻过来看他的背,黑的白的长的短的动物毛发被汗水紧紧地粘在叶修背上。

韩文清问,“你这两天没拖地吧?”

叶修说话还带着喘息,“……没。”

韩文清被他这幅懒散模样气得冒火,瞄了一眼四周发现还有几个泡面桶没扔,狗倒是喂过的,这时正在窝里打呼噜。他挑挑拣拣地把叶修骂了一顿,懒成这样,真是没救了!

叶修靠在他怀里听他骂了一长串——其实他早就听习惯了,只当催眠曲。

 

27、 穿错衣服

 

“今天要见开发商,你赶紧起来!”

“哪一家的?新系统的事不是说过好多遍了吗……让他们再等等……”

韩文清不听他撒懒,扯开被子把叶修揪了起来。闹钟按掉跳下床来,两个人只得手忙脚乱地开始穿衣服。

衬衫裤子西装领带,正式场合一件都不能少,叶修太笨,领带打成了红领巾,韩文清看不下去,拽过他的脖子帮他打好拉正。

包里文件检查过一遍,钥匙手机等等都已带齐,跟着韩文清的时候连出门也是风风火火的,蹬上从没穿过几回的皮鞋,一只脚才刚踏出门口,另一只脚就飞奔下了楼梯。

……赶到现场,时间刚好。

开发商那一边的人已经就座,见他们过来就依次站起来和二人握手,其中有个是霸图方面的负责人,亲切地拍着韩文清的肩膀道,“韩队退役以后一定经常锻炼,不单身强体壮,我觉得连身高都长了不少!”

韩文清想这话是什么意思,低头暗想时正好看到了自己的西装裤脚——

高出鞋面两厘米,遮不住脚踝,还露出了一截袜子边。

他再回头看一眼叶修,那人身上穿的裤子好像肥上一圈,裤脚拖拉到地上,一边走一边被鞋跟踩来踩去。

裤子穿错了。

好在除了那位熟人没人再提这件糗事,洽谈会一片祥和。中午吃饭之前,韩文清借机上厕所,跟叶修把裤子换回来了。

不过他们换裤子的时间有点久,让开发商们一阵好等。

 

28、一方受轻伤

 

遛狗时跑太快把腿摔了这种事,就算脸皮厚如叶修,也不乐意把它告诉别人。

结果不但兴欣全员过来探望了他一回,连来H市打客场的蓝雨一众都专门买了花篮果篮看望病号。叶修问谁传的消息,黄少天说苏沐橙说的,苏沐橙说老韩说的,老韩双手插兜,一脸的正直无私。

叶修的病房不是单人间,一群又一群的亲友涌进来吧隔壁床的病人吓了一跳,后来黄少天实在太聒噪,隔壁病友烦得干脆出门散步做复建去了。

黄少天和叶修互相嘴炮,不一会儿魏琛和方锐也加入进来,四个人你来我往剑拔弩张,把病房里安静祥和的气氛搅和得乌烟瘴气。结果还是喻文州看不下去,伙同韩文清把那三个祸害踹出去了。不过这下病房里剩下两个脏心,让陈果觉得压力很大。

他们一直闲聊到饭点,黄少天蹿回来说一起出去吃个饭怎么样啊!

叶修白他一眼,“我腿负伤了,出去个屁。”

黄少天大笑,“腿瘸了算什么!叶修你可太窝囊了哈哈哈,你看我们队长,就算手残也照样奋斗在第一线……”

喻文州呵呵一笑。

黄少天锲而不舍地劝叶修拄着拐杖出去吃饭,叶修左推右挡,直到韩文清从柜子里取出一只保温桶,一样一样地端出饭菜和鸡汤,黄少天才目瞪口呆地闭嘴了。

“妈的,我穿越了?!”

这是蓝雨战队留在H市医院的最后一句话。

 

【TBC】


【最后两题滚床单走这里→29-30

发表于2013-08-29.224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