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摸鱼的

莫让幽怨记心头,你我不过半壶酒。

链接打不开时请点链接储备粮。

© 一个摸鱼的

Powered by LOFTER

男朋友十一岁【1】

 别看彪蹄这样,其实这是个卖萌的全年龄文(´·ω·`)

我找回了自己的节操【。

 

试试@No Pain No Gain

 

 

没什么大用的基础设定www

 

韩文清 老板/主厨  叶修 蹭饭的

 

唐柔 厨子        肖时钦 厨子

 

黄少天 服务生    苏沐橙 服务生

孙翔 服务生      周泽楷 服务生

 

李迅 打杂1号    乔一帆 打杂2号

 

王杰希 柜台

 

——1

“我叫叶修,今年十一,明年就小学毕业了……呃,目前来说大概是毕不了业,原因不方便告诉你们。怎么样,还有什么问题吗?”穿着白T恤和背带牛仔裤的小男孩睥睨天下一般地坐在房间正央的餐桌上,二郎腿高高翘起,两手一摊,这幅臭德行让人怎么看都没法儿相信他只有十一岁。

此时此刻,荣耀餐厅的全部人手包括老板一共十人围着这张“王座”站了一圈。

黄少天翻着白眼小声吐了几句槽,苏沐橙踩了他一脚,李迅用胳膊肘捅了旁边那人一下,乔一帆摇摇头,孙翔说这孩子谁家的这么欠揍,唐柔说揍,肖时钦急忙拦住他们,周泽楷依然放空,王杰希没从叶修的面相看出什么来,只好问老板怎么办。

韩文清皱眉道,“接着问。”

 

可是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了,这混蛋孩子小是小,嘴却特别严,除了他自己说过的那些话什么重要的都不肯透露。

 

黄少天问你小子是不是离家出走,叶修点点头,黄少天又问那你跑我们这儿来干嘛,你应该去你的小伙伴家里或者来历不明流浪儿童收留中心,我们一个餐厅只管做饭不管养小孩啊!

叶修笑:“我以前来这里吃过饭,儿童套餐特别好吃,我觉得做饭好吃的人都不是坏人——诶,你们这儿做饭的是谁啊,我跟着他就行,不需要你们这么多跑腿的。”

一群人齐刷刷地看向了韩文清。

李迅诚恳地说:“小朋友,你看好了啊,这位是我们老板,兼职主厨,你真要跟着他啊?”

韩文清抿着嘴一言不发。

小孩跟韩文清对视了几秒,默默扭头捂住了自己的脸,故作受伤道:“我人生第一次看走眼……我好累,感觉再也不会爱了。”

大人们笑成一团,肖时钦上气不接下气地问你才几岁就累感不爱,叶修一仰脖子说哥现在十一岁零三个月还是祖国的的小太阳。王杰希也笑得直不起腰,他歪头看看韩文清,“老韩,我觉得这孩子挺有意思,要不咱们先收留他几天,等他玩儿烦了再送回去?”

“是啊老板,”叶修眨巴眨巴眼,“你就先收留我几天呗!”

韩文清是唯一没笑的那个,他抄着手抱胸站在叶修对面,看着这小孩努力瞪眼睛撅嘴巴假装自己天真无邪。后来叶修装累了——眼睛瞪得酸,嘴巴撅得累,鼓起来的脸颊还被苏沐橙戳了好几手指头,他就丧气地从桌子上蹦下来说那我走了,你们不要太想我……

可是没走几步,刚刚经过韩文清身边的时候,他突然一扭身抱住了韩文清的大腿!

“老板!你可怜可怜我吧!我给你当牛做马洗衣做饭!”

叶修个子小,穿着带跟的小皮鞋才不过韩文清的腰部那么高,他整个抱在韩文清的大腿上简直就像一只终于找到了家的树袋熊。

“我离家出走也是被逼无奈,只要你收留我几天,我一定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唐柔有点疑惑:“这孩子说话怎么一套一套的?”

苏沐橙跟她咬耳朵:“我前几天看的电视剧都是这样的呀!”

韩文清被人紧紧抱住大腿根,对方又是个小孩子,叫他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又不能像抖苍蝇似的把叶修抖掉,半抬起来的手只好僵硬地落在了叶修脑袋上。小孩头发还是稀疏细软的模样,摸上去手感让人想起肉质细腻的鳕鱼……韩大厨在心里诧异了一下自己的奇怪比喻,弯下腰来尽量和蔼地问道:“你能保证不闹事?”

叶修立刻立正敬礼:“我能!”

“玩儿够了就回家?”

“保证完成任务!”

韩文清直起腰,拍拍叶修的头顶:“那你先呆几天,记得给家里去个电话。”

“谢谢老韩!”

黄少天在一边啧啧啧:“小破孩够可以的啊,抱完大腿立刻改口叫老韩了,我都不敢叫老韩……”

肖时钦耸耸肩:“得了吧,老韩才二十六,全让你们喊老了。”

 

今天出了这么一码事,餐厅就决定提前打烊,韩文清把“今日休息”的木头牌子往店门口一挂,回来盯着叶修给他家人打电话。其他人也都没走,想等着听听这小孩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修一脸的不情愿,“老韩,我非得打吗?……你知道吗,他们对我特别不好,我一打电话他们肯定要骂我的,我还这么年幼无知,万一留下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可怎么办啊!”

韩文清眉毛都不挑一下,“我看你就不像有心理阴影的。”

李迅在一边跟乔一帆吐槽:“对,我觉得老韩比较可能给人留下心理阴影……”

叶修委委屈屈地拿起了韩文清的手机,最后还想挣扎一下:“老韩……”他做捧心状抽泣了几声,“你真的这么狠心?”

“我真的这么狠心。”

叶修嘴一撇,麻利地按下了一串号码。

他等了几秒钟,那边好像有人声说话,叶修就表情丰富地说了起来:“对,妈,我出来找小伙伴玩儿几天,玩儿完以后我就回家……你别不舍得我,你想想爸爸每天骂我,我真的不想再在这个家里继续生活下去了……你就放手吧,”他眼里还冒出两点泪光,“我会想你的,逢年过节我就回去看看你跟弟弟……”

几个大人越听越不对劲,这哪儿是跟家人请假,这分明是刘玄德临终托孤啊!

韩文清一把从小孩手里抢过手机,电话那边有个男声气急败坏道:“谁他妈是你妈呀!你你你说清楚!我媳妇儿都快掐死我了!”

韩文清赶紧道歉,对方叫嚣着你跟我媳妇儿解释清楚,韩文清嫌他废话多,手指头一动就把电话按了,然后趁着对方来不及打过来把对方加进了黑名单。

餐厅老板兼主厨那只久握菜刀的右手往桌子上重重一拍:“你到底打不打?要是不打,我现在就把你送到派出所去让别人失物招领,城南派出所离这儿就两条街。”

“……不打不行?”

“我带你去派出所。”

叶修牙一咬:“老韩你狠!要不是因为你做饭好吃,我早就走了!”

韩文清平静道:“别废话,快打。”

这一回看起来是真的。小孩按了一串号码之后捧着手机犹豫了很久才按下绿色的拨打键,韩文清让他开功放,他就一副牙都快咬碎的样子开了功放。

忙音响了很久,才有一个也有点稚气的男孩音响了起来:“喂,您好,我是叶秋,我妈妈去洗手间了,有事的话过几分钟我让妈妈打回给您。”

“……呃,是我。”叶修满脸的不忍直视。

“靠!叶修!怎么是你啊!”那边的小孩也叫了起来,“你把我的行李包带走干吗!他们都找了你半天了这正是我离家出走的好机会啊——你不会用我的行李离家出走了吧?!”

餐厅的大人们都被这家两个孩子气笑了——这家人怎么教育的小孩,居然一个两个全要离家出走?

“我有正经事啊,哪像你就是为了出来玩!快点把妈喊过来,我找了个地方借住,结果他们说我不先给家里打电话就把我扔出去自生自灭……谁打我!”

黄少天敲了叶修的头一下,敲完解释道:“我实在忍不住,他太欠揍了。”

大家鼓掌。

电话那边的叶秋哈哈大笑:“打得好!——妈妈你来一下,叶修的电话!”

接起电话来的是个十分年轻温柔的女性声音,光用听的甚至让人不能想象她已经做了十一岁孩子的母亲,她轻声问:“是叶修吗?”

“……是我。”叶修蔫耷耷地回答道。

“为什么偷跑出去?”

“唉……你们不懂……”

这孩子怎么这么烦?但他妈妈好像已经习惯自家小孩时不时语出惊人,并没有在意这一句话,只是继续问了下去:“你现在在哪儿?能找回家吗?要不要妈妈接你?”

“妈,我这是离家出走啊,你不要当我是一出小区就迷路的小屁孩好嘛?”

……他妈妈终于沉默了。

“你跟谁借的电话?”叶妈妈决定转换路线,“把电话给他好吗,我先跟他道个谢。”

叶修用一种“我妈妈怎么会这么天真我才不信她要道谢”的表情把手机递给了韩文清,然后对着掌控他命运的韩老板深深一鞠躬,小声说:“全靠你了!”

韩文清要笑不笑地扬了一下嘴角,冷静道:“你好,我是韩文清。”

“啊,韩先生,谢谢您帮助我家小孩,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现在的所在地,我去接一下孩子?”

叶修一摊手,表示你们看吧我妈想干什么我都知道。

“……不好意思,这个可能不行。”

叶妈妈的声音一下子高起来了,“韩先生!作为监护人我有权利知道我的孩子的安全情况!您这样知情不报是违法的!”

叶修挥着他的小拳头说:“老韩!跟她战!”

韩文清瞟了他一眼,声音里仍然听不出什么起伏,“对不起,首先您让孩子到处乱跑就已经是监护失职了,其次我并没有义务告诉您我的所在地——别急,我对您的孩子没有什么企图,他自己说他是离家出走,想要在我这里借住几天,我也非常困扰,但是我觉得如果您的家庭教育能让一个十一岁的小孩离家出走,那么也许父母是需要反思一下的。”

肖时钦在一边笑:“老韩挺厉害啊,说得头头是道的!”

王杰希说你忘了吗,当时招黄少天时把他骂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的不就是老韩嘛!

“韩先生,你——”

“这么说吧,他既然已经认为一个随便什么人的家里都比自己家能让他觉得好过,那么做父母的是不是已经失职到一定程度了?当然孩子自己可能也有一定的问题,这几天我就越俎代庖地管教他一下,具体回去的时间由他自己和你们决定。”

叶修重新接过电话,语气里满是掩饰不住的兴高采烈:“妈,那这一个半月我就先不回去了啊——”

叶妈妈还没说话,韩文清就冷冷地提醒了一句:“一个半月?”

“一个半月以后正好开学……好吧一个月……靠,半个月,我就在你这儿住半个月还不行吗!”

叶妈妈语气焦急:“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回家吧,妈妈不会叫你去学钢琴了……”

“那我呢?”电话那头插出来叶秋的声音,“我也不用学了吗?”

叶修乐呵呵:“那就这样了,妈你别担心,我以后每天给你打个电话——对了你不许打过来啊,你打过来的话我就叫老韩把你设成拒接来电,时间不早啦我先挂了啊拜拜!”

小手指头一点,迅速挂断。

叶修重重呼出一口气:“终于跑出来了,爽!”

 

韩文清就住在餐厅二楼,那里有一套三居室,是连着下面的店面一起租下来的,但是据消息灵通的李迅说原房主是老韩的亲戚,在租金上给他打了个相当痛快的折扣——“不然我就可以直接去傍大款了,”李迅心潮澎湃地说,“不到30岁就能在这个地段租两层,老板简直是我的梦中情人啊!”

“是啊是啊,特别像总裁文里挥金如土的大老板,出门买根冰棍儿都拿一百的还不要找零!”苏沐橙严肃道,“李迅你快点抱抱老板的大腿,以后我们都指望着你呢!”

李迅表示我姿色尚浅,要去就让周泽楷去,拦在老板车前就地一倒,然后一句话不说就开始哭——

王杰希说这是碰瓷儿的,叉出去扭送城南派出所。

就在他们聊得正欢的时候,韩文清从他们眼前目不斜视地走过去了,几个人看了一眼自家老板鬼神莫近的脸色,觉得傍大款的道路还是十分漫长的。

韩文清就把叶修安排在楼上闲置的一间卧室里了,那间卧室本来就是给偶尔借住的员工用的,里头摆的是挺大一张双人床,衣柜和书桌都齐全,就是因为没人常住而显得有点冷清。

叶修甩下背包就蹦上了床,他仰躺在两米的大床上,看上去尤其的像一颗小豆芽菜。苏沐橙他们看到情况已经确定,早都纷纷告别回家了,跟在叶修屁股后面照顾他的只剩韩文清自己。

肖时钦临走还问老韩用不用他帮把手,韩文清摆摆手说:“不用了,我一个人足够收拾他的。”

韩文清站在卧室门口,欣慰地看着床上的小孩打了两个滚以后坐了起来,打开他的大背包开始收拾东西——结果叶修第一个搬出了笔记本电脑。

叶修麻利地打开电脑,噼里啪啦几下以后抬头问道:“老韩,你们这儿wifi密码是多少?”

“……我们不给未成年人提供wifi。”

“怎么可能,”叶修用一种别开玩笑的眼神回看过去,“你设的wifi名字叫‘RY餐厅欢迎您’,难道未成年人不受欢迎吗?我去315晚会投诉你啊?”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韩文清懒得搭理他,直接走过去把叶修手里的笔记本抢了过来,还举得高高的让叶修够不着,“快收拾东西,收拾好了洗澡睡觉,明天看你表现,不然别想要密码。”

小孩站在床上试图抢回自己的笔记本,但他实在是太矮了,加上床的高度才和韩文清差不多高,而且他手又短,怎么蹦跶也摸不到笔记本的边。

……最后他自暴自弃地在床上摊平了,哭丧着脸说:“老韩,你怎么一点都不不怜香惜玉,我当初就不该来这个伤心的地方,如果不来这里我就不会遇见你……”

韩文清敲了敲笔记本的外壳:“你收拾不收拾?”

叶修赶紧爬起来。

“我收拾还不行吗!”

韩文清抱着笔记本走了,走到一半又溜达回来说:“还有,以后少看电视剧。”

 

过了一会儿,坐在自己房间里翻菜谱的韩文清听见隔壁小孩喊了他一声:“我收拾好了——在哪儿洗澡啊?”

韩文清起身去看,刚出卧室门口就和一个风风火火跑进他房间的小个子身影擦肩而过,对方跑进去四处打量了一下,又转过头垂头丧气地看着韩文清说:“你把电脑锁起来了?”

韩文清早在半个小时以前就把那台笔记本塞进了自己柜子的最里层,加上柜门还有一把防盗锁,他一点儿都不担心小孩能把电脑偷走。

韩文清俯视着叶修,“别想鬼主意,洗手间往前走左拐,赶紧洗澡去。”

他在洗手间里跟叶修讲解了一下自家的洗澡设备,叶修自己带了毛巾和换洗衣服,但是没带睡衣,韩文清就抓了一件自己的大号T恤塞给了他。那件T恤是件印着08奥运到我家的宣传赠品,款式极其百搭,韩文清拿到以后还没穿过两三次,现在在叶修身上比划了一下,倒是宽宽松松正好当做睡衣。

他留下叶修一个人洗澡,自己进了叶修的卧室检查了一圈。从表面上来看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电子产品实在太多了,而且都是价值不菲的高端货。但韩文清也没有心思去调查这小孩的家庭背景,他们家无论有什么矛盾,他一个外人也没办法帮太多忙。

这时候叶修突然在浴室里喊道:“老——韩——”

浴室里估计有不少水蒸气,让小孩懒散却清脆的声音仿佛带着回音一样拖得长长的,韩文清问他有什么事,叶修说:“帮我洗头发!”

都十一岁了还不会自己洗头?韩文清一边腹诽一边迈进浴室,瓷砖地面上溅了一大片水渍,他穿着塑料拖鞋,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他家里安了浴缸,尺寸也不小,叶修此时正泡在里面舒舒服服地吐泡泡。

小孩朦朦胧胧地朝他挥了挥手:“你来啦!”

韩文清这一瞬间才感觉到叶修真的只有十一岁,他个子小,四肢纤细,白瓷一样干净,却又柔软得像块刚成型的水豆腐。他真的还是个小孩子,虽然白天时说话像个大人,脑子里还有那么多烦人的念头,但他确确实实才只有十一岁。

韩文清心里想,这下自己可不忍心揍他了。

叶修从水里钻出来,抖了抖头上的水珠说:“帮我洗头?”

韩文清点点头,让他背朝自己坐好,叶修老实地坐好了,还贴心地把洗发水的瓶子递了过来,“那个……你小心点啊,我的脑袋比较贵重,弄坏了要赔的。”

韩文清觉得自己还是想揍他。

叶修在韩文清的手掌按上头皮以后便一言不发了,韩文清让他抬头就抬头,让他闭眼就闭眼,揉搓泡沫时偶尔手劲用大了,他也不抱怨,就是“嗯”一声表示他有点疼。

韩文清放缓了节奏,慢慢沿着叶修的鬓角发迹一路抓揉上去,白莹莹的泡沫拥在他手心里,让叶修小小的脑袋变得好像一大块软绵绵的蛋糕。他觉得差不多了,就让叶修自己用水冲干净,可是叶修小声说:“你、你帮我……行吗?”

“自己冲头发都不会?”

叶修好像是被他嘲讽的语气激起来了,扭过身子来对他说:“哥这辈子唯一的弱点就是洗头,老韩你不要得寸进尺——啊靠!眼睛疼——”

他光顾着说话,一不小心把泡沫弄进眼睛里了。

韩文清听他叫得悲情,赶忙把他额前的泡沫都用清水冲干净,然后顺便就帮他把头发也一起冲了。这孩子难得柔顺地紧闭着眼睛,从韩文清的角度看过去,他那两扇睫毛像蝴蝶翅膀似的一颤一颤,上面还挂着几滴水珠。

好不容易洗干净了,小孩眼眶却还泛红,韩文清心一软就任劳任怨地包办了剩下的辅助程序——比如洗后背,比如擦干。

韩文清展开他常用的大浴巾,把站在浴缸里的叶修整个儿包了进去,除了头和脚其他哪里都没露。他胡乱擦了几下,觉得实在麻烦,干脆一把扛起叶修,就这么连皮带馅像个粽子似的搬回了卧室。

 

 

【TBC】

发表于2013-10-21.37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