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摸鱼的

莫让幽怨记心头,你我不过半壶酒。

链接打不开时请点链接储备粮。

© 一个摸鱼的

Powered by LOFTER

男朋友11岁【19-20】【END啦!】

反正也完稿了,全都发一下惹w

冬至开心一下w

过几天终宣就放放TB链接【虽然一共也没几宣【。



叶修嘿嘿一笑:“我这不是为民服务嘛!”

“你不怕他们两个打完电话以后知道是你在搞鬼?”

“不怕,”叶修冷静道,“打完电话他们就顾不上我了……”

韩文清对这事儿不置可否,不过心里也算有一些计较——叶修这样的小孩子出马,总比他跟王杰希两个成年人效果要好,高英杰他们俩都是十八九岁的年纪,正是大人说什么都要反驳两句的逆反时期。要是他跟老王板着脸说上几句,说不定反而让人反感。

他冷不丁又想起个事儿来:“你今天是不是还没给你家里打电话?”

叶修也记起来了,“哦,好像是……”

原本韩文清给叶修规定的是每天给家里打一个电话报告情况,可是叶修嫌烦,每天都说同样的“我没问题”也太无聊,就跟他妈商量着改成了两天一个。今天正好该打电话过去,叶修琢磨抢BOSS的事情想得太多,反倒把正经事情忘掉了。

韩文清把手机拿给他,叶修妈妈的电话早就已经存好了,小孩手指灵巧地在屏幕上按了几下,就拨出了电话。

“……喂,叶修吗?今天怎么这么晚还没睡?”电话迅速接通,叶妈妈立刻关心道,“不是说在那儿一直早睡早起吗?”

叶修自然不能说自己带着一堆人在抢BOSS,眼睛一翻随口胡说道:“我做题呢,今天给我辅导作业的哥哥借了我一本数学题。”

叶修他妈妈显然也知道自己家孩子是什么性子,这句话只信了三分之一——还信多了。跟叶修闲聊了两句生活状况,忽然让叶修把电话递给韩文清。

韩文清也有些纳闷,刚才叶修明明没提到自己,对方突然来这么一出是想做什么?但纳闷归纳闷,他还是语气淡定地接过电话道:“您找我有什么事?”

“这几天叶修麻烦您了,”叶妈妈惯例客套了一句,“现在我们也能看出来您并没有什么企图,对待叶修也是真心诚意的,他现在也比以前懂事多了……之前怀疑您真是抱歉。”

韩文清表示不用客气。

对方话锋一转,“我和他爸爸周末要一趟远门,家里只有保姆和叶秋,我们怕只有保姆照顾不好,能不能送叶秋跟他哥哥一起住两天?而且两个孩子也很久没见了。哦,如果您担心照顾两个孩子会耽误生意,我们会给您适当的报酬的……”

叶修紧张地看了韩文清一眼——可男人虽然眉毛揪紧,却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大发脾气。

“我知道你们之前有过单独把孩子和保姆留在家里的经验,叶修说过几次,所以这一次为什么非要让叶秋过来,我想听真实原因。”

叶妈妈被堵得哑口无言,半晌才用蚊子似的小声音说道:“……叶秋想他哥哥了……我们也……想顺路过来看看……”

叶修在旁边听得脸一红。

韩文清把他抱好,又给他调整姿势让他坐得舒服点,语气不禁带了点笑意,“早这么说不就好了,他也挺想你们的,该过来看就过来看——两个孩子我还照顾得过来,”他学着叶修之前的语气道,“再提什么报酬我就把您拉进黑名单。”

叶修看着韩文清简单结束了电话,略微别扭道:“……我不是很想他们。”

“真的?”

叶修“呃”了一声。

韩文清捏捏他的脸,“想家就是想家,你妈妈也是,太好面子,连想自己的小孩都不好意思直说,这怎么行?”

叶修的脸颊被他捏得瘪起来,白瓷似的牙齿露出一截,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好吧……我想……想唔……还不行吗!”

韩文清就颇感好笑地松开了手。

“那……”叶修胆大包天,居然又抬手去捏韩文清的脸,“我要是回家了,老韩你想不想我?”

韩文清淡定道:“不想。”

“真的?”

“假的。”

“这还差不多,”叶修松开手,他没使多大力气,在韩文清脸上连个浅浅的印子都没留下,他自己脸上倒是因为皮肤白皙留下了韩文清拇指大小的一块软乎乎的红色,韩文清帮他揉了两下,红印下去了,叶修的小脸也被揉得通红一片。“哎,老韩,我弟要是来了,我就不能跟你一块儿睡了啊!”

“你本来就不该跟我睡,我不是给你准备了一间卧室么,你老跑到我这儿来干什么?你都多大了,也该自己睡了吧?”

“我这不是……”小孩讪笑道,“我这不是没跟别人一起睡过吗?从小就跟我弟睡一块儿,我都烦他了……”

韩文清想起那个说话特别礼貌规矩的小孩,心里觉得要是烦也该是叶秋烦叶修,怎么会是反过来的!

“那我弟明天过来,老王他们也都不来,晚上是不是就没游戏玩了啊?”见韩文清也没想好这个问题,叶修赶紧说,“要不然我带我弟一起玩游戏好不好?反正他也会一点——一晚上不练习,我怕大家技术不熟啊!”

韩文清看穿他就是想打游戏,不过也没拆穿他,暂时就先按他说的决定了。

 

叶修父母说是上午十点钟来,韩文清倒是没怎么介意,直接把地址交了出去。

九点五十五分,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餐厅门口,孙翔眼尖,端完盘子立刻把叶修揪了起来:“那个是不是老板说的你家长?”

叶修踮起脚看了看车牌号:“……好像是。”

没等他们看出个大概,车里就走出了一男一女,男人打开后车门,一个和叶修一模一样的小孩就从上面跳了下来。而那女人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几秒之后,韩文清一边解下油烟味的外罩一边从厨房走了出来。

“……那是你爸妈?”孙翔惊讶得不行。

“不然呢?”叶修撇撇嘴,一猫腰从孙翔胳膊底下钻了出去。他跟在韩文清身后把自己的父母和弟弟迎进餐厅找了位子坐下。

在韩文清看来,叶家双胞胎脸型更像妈妈一点,但是眉毛和鼻子的某些部分却和爸爸有八成相似。叶家父母看面相都是最多三十岁的模样,但一想到他们家孩子已经十一岁了,就不禁让人感叹起他们保养得真是不错。

“爸,妈……”叶修坐在韩文清旁边,老老实实地叫了一声,“……这是老韩。”

韩文清只好认真自我介绍:“我是韩文清,之前突然提出要代为抚养您家的孩子真是冒昧了。”

对方也摆手道:“不,没那回事,我们家孩子才是给您添麻烦了……”

两边对着客套了半天,两个小孩就分别翻了个白眼偷偷坐到一起聊了起来。大人们知道孩子脾气,只好无奈默许。而餐厅里其他人插不进大人谈话,就一股脑儿地凑到了两个小孩身边。

然后纷纷感叹道——真是太他妈像了!

孙翔实在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叶秋的头——他现在只能靠衣服来分辨究竟是谁,叶修身上是王杰希拿来的高英杰的旧T恤,上面画着个硕大的米老鼠,而叶秋白衬衫小西裤,简直像个缩小版的外交部部长。叶秋头发手感和他哥没什么分别,孙翔又伸出另一只手去摸叶修的头,打算比对一下两边究竟有哪里不一样。

叶修被孙翔揉着头发,向他弟弟介绍道:“这是孙翔哥哥……”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这里不好使,你别紧张。”

孙翔看着叶秋很明事理地“哦”了一声,简直气都不打一处来。

叶秋问道:“叶修,你住哪儿?”

“楼上。”

弟弟好像纠结了一下要不要现在上去参观,“……那我住哪儿?”

“妈真让你出来住啊?你说说你,从小到大有过单独生活的经验吗?你就这么出来住,你说他们担不担心你?”

要不是声音还是小孩的童声,别人真要以为叶修是比对方大了不少的兄长。

叶秋倒也不甘示弱:“你住到这儿之前难道就有过单独生活的经验了?要不是偷了我的行李,哥哥你连衣服都不会打包吧?”

连周泽楷都听笑了,这两个小孩一句顶着一句,都是伶牙俐齿的小东西,真不愧是双胞胎。

观察了一阵儿,李迅能感觉到叶家两兄弟还是有不少区别的,比如叶秋比他哥讲礼貌,比他哥乖巧听话,比他哥爱干净……但是他哥比他鬼点子多,比他话多,爱玩游戏的程度也是他的几百倍。

老板要带这么两个小孩,说不定会心力交瘁。

那边韩文清和叶家父母的谈话也接近尾声,他们坐得挺远,从这边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能看见三个人起身握手,叶爸爸还笑着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

三人走过来,叶妈妈一手揽着一个孩子,蹲下来告诉他们道:“这两天先住在韩叔叔这里,等爸爸妈妈出差回来就过来接你们,要好好听话,知道没有?”

叶秋点点头,但他哥哥却两手插兜皱眉道:“什么意思,你们回来以后连我也要一起接走吗?”

叶妈妈微笑:“是啊,你不想和弟弟一起回家吗?”

“不是说好我要在这里呆两个礼拜的吗?你们出尔反尔!”叶修声音猛然大了起来,“老韩,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你要让他们把我带走?”

韩文清声音低沉,语气里带着提点的意味:“这是你爸妈。”

叶修咬着嘴唇,“那你真要让我走?”

叶妈妈有些尴尬,凑上去摸了摸自家儿子的脸,“我们知道你明天还有事情要做,所以不会明天来接你,下周一好不好?多呆一天?”

小孩盯着韩文清的脸,对方表情平静,好像并没有被谁恶狠狠地瞪视着一般,叶修抓住他妈妈的手,点头道:“好吧。”

 

叶修在送走他父母后一整个上午都没跟韩文清说话。

韩文清把叶秋的行李搬上了二楼,就放在原本给叶修准备但他却没睡过几次的卧室里,叶秋跟上去转了一圈,看上去好像还是对韩文清的脸色有点害怕。

韩文清收拾好东西,转身时正看见小孩跟在他背后探头探脑地参观卧室,他才刚刚抬手想去摸小孩的脑袋,就想起来这个并不是叶修——长得一模一样,但是眼神不同,笑容不同,如果是叶修的话这时候一定已经开始和自己东拉西扯地贫起来了——这是他弟弟,叶秋。

他别扭地放下了手,叶秋看着他,忽然笑了笑:“韩叔叔,叶修有没有烦你?”

韩文清还是不太习惯长着和叶修一样的脸的小孩管自己叫“韩叔叔”,他低头回答道,“还好,叶修还算听话。”

叶秋露出半信半疑的表情:“你别袒护他……我还不知道他,在家里气我和爸妈,出了门肯定也要气别人啊!”

韩文清就被这兄弟俩一脉相承的小大人样子逗笑了。

“我看出来啦,他特别喜欢你是不是?”叶秋道,“所以他现在肯定在生你气,你要怎么办?”

“没事儿,”韩文清耸耸肩,“过一会儿就好了。”

叶秋狐疑道:“我可不信……”

韩文清这才终于揉揉叶秋的头发,“你放心,我不会欺负他的。下去跟他玩儿吧,他昨天晚上还说要带你玩荣耀呢。”

小孩老实地“嗯”了一声,韩文清心里想弟弟就是比哥哥好哄……叶秋忽然过去打开他的小行李箱,从里面翻出一个挺大个的包装精美的礼品盒,那个盒子看起来挺沉,他抱着过来递给韩文清的脚步都跌跌撞撞的。

韩文清赶紧接过来,“这是什么?”

“我爸妈他们送给你的,他们说当面给你你肯定不要,所以就让我等他们走了以后偷偷给你……”叶秋敲了敲盒子,“好像是两瓶酒,我爸的珍藏。”

韩文清扶额,不过也知道自己再把这酒送回去实在太驳对方面子,就把盒子打开拎到楼下找了个地方放了起来。

中饭前韩文清问他俩要吃什么,叶秋说我除了特别甜的都能吃,叶修坐得稳稳当当,声音平板道,“我要吃煎蛋卷。”

黄少天过了一会儿端着几盘菜过来,哐当一声放在两个小孩面前,叶修一言不发地开始吃里面的煎蛋卷,黄少天就有点纳闷——“你怎么了?跟谁闹别扭了?”叶修不理他,他又扭头问叶弟弟,“你哥吃多了?跟谁生气呢这是?”

黄少天今天是下午轮班,才刚来几分钟,没赶上上午那一场事故,只知道叶修爸妈把他弟弟送过来了。叶秋想了想,只好概括道:“他在跟韩叔叔生气……”

“啊?跟老板?开玩笑呢,他们俩有什么好生气的?”

叶修撂下筷子:“老韩让我回家。”

他这一句话是低着头说的,黄少天只能从声音里感觉到叶修是真的觉得委屈,原本清脆的童声里面甚至潮湿得能挤出一点眼泪。黄少天平时见多了叶修能说会道的活泼样子,就算遇到难题也都能笑嘻嘻地迎难而上,所以此时此刻见他这样消沉,忽然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老板他说不定有什么原因?要不你去问问?”

“嗯。”叶修埋头扒饭,什么都不说了。

黄少天跑回厨房,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跟韩文清说,“那个,老板,叶修说……你要送他回去?这不是离两个礼拜还有好几天呢吗?他在这儿玩得也挺好,大伙儿也都挺喜欢他的,就让他多呆几天呗?”

韩文清专心炒菜,“别担心。”

肖时钦在旁边搭话,“你让我们怎么不担心,叶修过来以后还没这样过呢,你再不哄好了我们就把他带走了啊——这么点的小孩子你让他老这么难受怎么行?”

唐柔也跟着劝了几句,可韩文清最后也没仔细解释,只是说他下周二要出一趟门,餐厅先交给他们几天。

——但是即使是双倍工资也没能让其他人放心下来。

晚上叶修带着叶秋玩游戏,叶秋没带电脑过来,只能先用韩文清的台式机。他原来虽然跟着叶修玩过一点,但水平也就是普通人的样子,而且也对这方面没多大兴趣。他来之前不知道要玩游戏,自己那张没满级的账号卡也没带来。

叶修从自己包里抽出一张原来练的小号的卡借他用,叶秋登录以后无语了半天——那是个骑士的账号,名字叫做“无敌最俊朗”。

“你怎么起了个这么蠢的名字?”

“还有一张的叫忧郁小猫猫,你要用那个吗?”

叶秋表示还不如这个呢。

叶秋以前只玩过一点骑士,跟在他们一群人里面十分不协调,叶修故意把他放在队伍中间,跟牧师们站在一起,路过的旁人看到一个骑士和奶一起被其他职业围在中间保护起来,全都笑得不能自已。

今天韩文清不在,王杰希不在,高英杰和乔一帆也都不在,人数少了这么多,他们只好去下本。第三次副本打到一半,坐在叶修背后看书的韩文清忽然接到了个电话。

“老王?”韩文清把电话夹在肩膀处,两只手合上书,在刚才读到的地方夹了个书签,“怎么了?英杰最后决定报哪儿?”

叶修耳朵一竖。

他这一整天跟韩文清说的话用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韩文清不解释,他也不问,俩人迎面碰上的时候叶修就假装看不见韩文清,啪嗒啪嗒赶紧走过去。

“哦,结果还是报了Q大啊,”韩文清听王杰希在对面给他描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一帆今天跑到你们家去了?”

王杰希说乔一帆今天一大早就过来敲门,他才打开门就被对方抓着问高英杰究竟报了哪里,乔一帆说话太急,王杰希都没听明白他到底想问什么……过了一会儿高英杰听见动静,从卧室里跑了出来,乔一帆就着急地大声问他:“你是不是要去X市?”

“我当时特别迷茫,”王杰希现在依然忍不住笑,“英杰也吓了一跳——我们俩这辈子都还没去过X市呢!”

韩文清看了一眼忽然把背挺得笔直的叶修,也附和着笑了两声。

王杰希继续道:“一帆看见英杰不说话,急得都快哭了,他说了特别长一段话,大概意思就是让英杰别去那么远的地方,最好还是去Q大,和他要报的学校分别在相邻的城市,只要坐一班城际特快就能去找他玩,而且又是那么好的学校,如果因为他跟家里生气去了X市,他就再也不好意思跟英杰说话了……

“我们俩到后来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老韩,你怎么想起告诉他英杰要去X市——这么个主意你怎么想出来的?”

韩文清笑,“不是我说的,是叶修假传圣旨,故意骗一帆的。”

叶修听见自己名字,终于忍不住摘掉耳机回头问:“一帆哥他们和好了吗?”

韩文清没说话,直接把手机递了过去。

王杰希还不知道这边换了人,心情不错地接着讲道:“你知道一帆说什么吗,那句话我听着特别熟——‘我想站在你身边啊!’他说他刺客玩得不好,想要用鬼剑和英杰一起战斗。真的有点像老方当年和我是不是?他们俩人说明白了以后眼圈都是红的,差点都要哭出来了,我当时心里就想啊,年轻就是好,是不是?哭一场闹一场之后还能接着做朋友,反正有大把青春等着他们挥霍,闹点误会也无所谓,只要最后能说明白,中间那些过程等长大了回忆起来也挺好玩的,你说是吧?”

叶修听着王杰希的人生感叹,故作正经地回了他一句,“说得太对了,不愧是老王。”

王杰希听出是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换的人,只好叫他赶快把电话还给韩文清——被一个小孩子听见自己感慨青春,他羞耻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老韩你……太不厚道了,把电话给叶修都不跟我说一声……”

韩文清接过电话,笑着聊了两句就挂断了。他看着坐在他面前的叶修,伸手揉了揉小孩的头发,“我现在跟你解释,还来得及吗?”

叶修没说话。

而叶秋十分自然地从台式机旁边站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我去上个厕所。”他脚底抹油一般走了出去,刚刚走到门边时,偷偷回头冲韩文清竖了个拇指,还用口型认真比出了两个字:“加油!”

韩文清刚要说话,叶修就说:“副本还没打完。”

韩文清会意,坐到自己电脑前面接着叶秋的继续打。他虽然也惯用的也不是骑士,但总比叶秋这样门外汉要强得多。重新操纵起角色后,无敌最俊朗立刻从无所事事划水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大踏步地走到了队伍最前面。

孙翔惊讶道:“叶修,你弟弟打头阵能行吗?”

结果成年男性硬朗的声音回答他道:“能行。”

“什么时候换的老板……”孙翔吓了一跳,开着一叶之秋站到旁边去了。

他们的进度已经到了最后大BOSS,肖时钦开怪,因为韩文清来了,叶修就重新排了一下阵型,从原来偏向保守的打法转成了更具攻击性的类型。韩文清操纵着他并不常用的账号,颇具骑士风度地死死守在最前方,无论怎样的攻击落下来,也绝不后退一步。他把仇恨拉得极稳,BOSS的攻击每一下都牢牢接住,以君莫笑为主的攻击手们才得以毫无顾忌地倾泻技能。

结果这一次比前两次早结束了至少五分钟。

“明天野图BOSS晚上十一点刷新,现在知道消息的除了我大概还有一家……我们提前一个小时过去蹲守应该没问题。”叶修道,“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

有几个人并不知道叶修后天要走,只当他在说明天是集体游戏的最后一天,但黄少天他们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就关心地问了几句,韩文清这时已经退出了账号,走到叶修那边摘下他的耳机,代替他回答说:“别担心。”

黄少天也无语了一下:“老板你怎么神出鬼没的……”

可是韩文清迅速帮叶修退出了游戏。

叶修坐在椅子上,耷拉着眼皮一副倦怠样子:“解释吧,老韩。”

韩文清笑,“我周二要出一趟远门。”

“我可以去住孙翔哥哥家,等你回家以后再回来住。”

“我要去我以前的战队,问问荣耀训练营的事情。”

“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诶?真的吗?”叶修迅速集中精神认真起来,“你要去问训练营?那如果我以后进了你的战队,我们就是队友了吧?”

“那样的话你就要喊我‘前辈’了。”韩文清温和道,“而且不管战队方面怎么说,你至少都要等到初中毕业以后才能去试试,你爸妈那里不说,我也觉得你至少应该念完初中才行。”

叶修惊讶道,“你跟我爸妈他们说了?”

“不算,我稍微提了两句,他们目前还是倾向于不让你做职业选手,等我明确了战队的情况再去跟他们仔细谈谈——我周二去战队那边,顺便去看几个朋友,大概要三四天才能回来,一直把你放在孙翔那儿我实在不放心。而且回来之后我会直接去一趟你家里,如果你在场的话当然比较好。”

叶修认真听他说完,忽然就扁了扁嘴道:“……我、我上午还以为你真的不想让我留下……”

韩文清刚想说没这回事,就见小孩自己说完这句话,眼眶一红居然就这么掉了两滴眼泪。韩文清心里知道叶修这是回想起今天两人一整天没说话,他肯定是越想越委屈,这么猛然一放松下来,自然就收不住眼泪了。但就算韩文清想得再明白,他面对着哭得没了声息的小孩也还是束手无策。

他只能把叶修抱到怀里,手忙脚乱地给他擦眼泪,他手边没有纸,只好用衬衫袖子去擦小孩的脸。叶修抱着他的脖子,虽然在哭却只发出了一点抽鼻子的声音,真是难过得不行的样子。

韩文清一下一下拍着叶修的背,手掌温度隔着T恤也仍是十分温暖,他一叠声地安慰道:“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应该早点告诉你,别哭了……”

“那你……”叶修在他肩膀上吸了吸鼻子,好像要把鼻涕眼泪都蹭到韩文清身上似的,“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下午一直在想,你愿意收留我是不是逗我玩儿的……”

“那是因为……”

韩文清“因为”了半天,还是没说出到底因为什么。

叶修抬头看他一眼,韩文清哑口无言的样子才真是少见,他抬手抹了一把哭花了的小脸,猛然想起道,“老韩……你该不会是不好意思说吧?”

韩文清板着脸,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叶修脸上还挂着眼泪就笑个不停,最后又是一口吧唧在韩文清脸上了。

韩文清觉得自己有点太宠着这孩子了——可是这又有什么不好呢?

叶修擦了半天脸才缓过劲来,脸上虽然情况好了不少,可是额前刘海都沾上了些许眼泪,湿漉漉地打着绺,叶修只好去洗头发。他站在洗手间门口,哐当哐当地敲了两下门,叶秋在里面,但是好像忘了锁门,叶修就直接这么走进去了。

叶秋坐在马桶上,手里拿着本书歪着头睡着了……

叶修戳戳他的脸颊:“叶秋?出去睡?”

叶秋被打扰了睡眠,有点不愉快地睁开了眼睛,他看了看自家哥哥的脸,不由疑惑道:“叶修,你眼睛怎么这么红?他打你了吗?要不要我去找他算账?”

叶修也黑线,“你快睡觉,别说胡话。”

他跟韩文清合力把叶秋搬到床上去,叶秋今天玩了太多游戏,眼睛累得睁不开,也只是简单擦了擦脸就倒进被窝里睡着了。叶修被韩文清帮着洗了头发吹干,中途也困得差点倒下,韩文清把他抱到叶秋身边,也一样塞进被子里,看着床上两个模样相仿佛的小东西,他心里就微微生出了一点笑意。

“老韩你笑什么?”

“没什么。”

叶修瞪了瞪眼睛,半夜睡到一半又跑到韩文清卧室去了。

 

叶秋次日醒来,发现身边没人,自己又是在一个没什么印象的卧室里,脑子一转差点以为自己被绑架了……后来看到叶修的外套还扔在床边,他就猛然想了起来:哦,这是在叶修寄住的那个——那个有点可怕但人还不错的厨师家里!

——那,叶修呢?

他自己穿好衣服,蹬上鞋子,一出门就撞上了正好上楼的韩文清,男人告诉他可以下楼吃饭了,然后拐进了自己的卧室,叶秋尾随着过去看了看,果然在男人床上发现了躺得七扭八歪的哥哥。

叶秋“啧”了一声,十分不屑地扭头下楼吃饭去了。

他心里觉得韩文清收留他哥可真是个费力不讨好的事啊!

这是叶秋在韩文清的餐厅过的第二天,他总算把餐厅的所有人都认全了,昨天没来的人也都见过了。

话很多的那个是黄少天,餐厅一枝花是苏沐橙,一棵草是周泽楷,被叶修说脑子笨的是孙翔,眼睛一大一小的是王杰希,很好说话的最小的男生是乔一帆,常来找乔一帆玩的男生是高英杰,是王杰希的表弟——虽然长得一点儿都不像,知道很多八卦的是李迅,温和的好人是肖时钦,看上去很厉害的短发女生是唐柔……

他还知道了昨天一起打游戏的人里面有三个很喜欢贫嘴的是孙翔的同学,两个牧师是临街的民警……

这个地方真是太有意思了。

高英杰和乔一帆一人一个带着两个小孩写作业,写完一份还会交换学生,叶秋顿时又感到了伤心——怎么出了家门还要写作业!

叶修迅速干掉两本作业,拍了拍叶秋的肩膀就跑到厨房玩儿去了。叶秋咬着笔头继续奋斗,还跟李迅聊了会儿八卦。

晚上十点,所有人准时上线。

叶秋没有电脑,就坐在叶修旁边看他玩。他还没办法把所有人跟游戏角色对上号,记得最清楚的只有自家哥哥穿得特别花哨的散人君莫笑和韩文清总是冲在最前方的拳法家大漠孤烟。

他听着叶修给其他人讲今天的计划,这个计划特别不正大光明,简直可以说是充满了各种猥琐,他甚至看到在一旁给叶修的计划作补充说明的韩文清脸上一直露出无奈的表情。

韩文清和叶修还是面对面坐着,男人的台式机和小孩的笔记本背靠着背,韩文清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叶修是什么表情,叶修这边最多却只能看到男人凌厉的剑眉下面那双令人记忆深刻的眼睛。

叶秋知道他们是要去打什么野图BOSS——在他的印象里这大概就是个移动宝藏,一堆人过去抢,谁抢到算谁的。

他只看得到君莫笑的视角,叶修让他在探听好的刷新地点左右转了一圈,让所有人都分辨在隐蔽物背后蹲下了。过了一会儿,视线范围内出现了一支其他团队,为首的人也四下转了转,跟蹲着偷窥的叶修正好撞了个对脸。

叶秋听到他哥哥自然地开始跟对方闲扯,平时自己听惯的那些垃圾话这次居然让别人也气急败坏了,他心里就不由得有点痛快。

队伍频道里寒烟柔刷了两个字:“来了!”

BOSS在两边对峙的时候不声不响地出现了,寒烟柔抄着战矛风风火火地冲了过去,一个豪龙破军直接起手砸上。

叶秋因为看他哥玩战法看过不少次,对这个职业还算多些了解,但叶修起手就是大招的时候还算比较少,这时他看到唐柔的角色势不可挡地冲了上去,禁不住有些惊讶。但他更惊讶的还在后面,就在其他人和对方团队的人角力的时候,寒烟柔一个人居然硬生生扛下了BOSS。

叶修叫了两个人去支援唐柔——到这里为止叶秋还是看得懂的,但后来又来了不止一个队伍,有两个还明显是等级很高的公会,几百号人浩浩荡荡地冲到这边来,原本就不宽敞的场景又显得乱七八糟了。

叶秋甚至从他哥的屏幕上看不到BOSS在哪儿,只有人山人海的脑袋在视线里面起起伏伏,君莫笑好像找到了一个会长模样的角色开始聊天,但他看着叶修嘴角挂着笑的样子就知道这估计又是在骗人玩儿……

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正严肃对峙着的几拨人忽然打起来了!

叶秋忍不住捅捅叶修:“你又干什么了?”

他哥回头呲牙一笑:“你猜。”

……他真后悔为什么要问。屏幕上能看到的那么多人全都在出招和防御,五颜六色的光芒闪个没完,叶秋觉得自己都被晃得头晕眼花,可叶修还能在里面安然穿梭,君莫笑敏捷地晃过了不少攻击,一口气冲到BOSS身边加入了战斗。

此时BOSS身遭围了好几圈人,杂七杂八不知道都是哪一方的,仇恨却还牢牢被叶修这边的人拉着,大漠孤烟和王不留行一左一右,带着BOSS缓慢移动。

现在叶秋终于能看清楚一点局面情况,可他随即就被接下来的场面惊呆了,叶修他们几个人从围攻BOSS的人群中撤出来,就在这时BOSS被人一掌拍起,浮空,之前撤退出来的人已经站成一线,一个接一个地用浮空技能把BOSS直接从人群中送上了不远处的崖壁一角。

叶秋不用听都知道叶修的耳机里面现在一定充斥着各路人马的咒骂。

大漠孤烟带着几个人也跟着跳上了崖壁,仗着仇恨在身上就在所有人脑袋顶上开始围杀BOSS。其他队的人自然是也想上去,可是要么技术不够,跳不上去,要么就是直接被打了下来——以君莫笑为首,他们这一队剩下的人全都围在了那处崖壁下面,背靠着墙面对所有围攻过来的对手。

叶秋觉得太奇怪了——虽然叶修之前试了不少猥琐手段,但他现在巍然立在这里,手持千机伞抵挡汹涌来敌的样子却仍然能让自己觉得热血沸腾。

面前有万千来敌,背后和身边都是朋友,这种感觉再好不过了。

就这样顽抗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即使两个牧师在背后一直频繁挥动法杖,带来的药也吃了不少,君莫笑等人的血量却还是不断下降到难以回升的地步。

叶修没办法操纵君莫笑回头,他根本没机会转移视角去看上面的BOSS到底杀得如何,这样纷乱的环境下也没办法听到对方情况,他甚至没有时间打字,叶修只能在手上的动作分毫不停的状态下朝着对面的韩文清喊道:“还能行吗!”

韩文清大声回他:“能行!”

只有在这么短的距离才能听到、才能感受到彼此的声音和感情,卧室内情景尚还平静,两端屏幕里的厮杀却已经能让人闻到刺鼻的血腥味和火药味,正在方寸间转圜腾挪的两人手指飞快敲击,连眼神也不曾交汇一个,却偏偏能知道对方想法。

不猜不想,就能全部领会。

君莫笑打到最后只剩一丝残血,正要被远处打来的一记火焰爆弹打个正着,他急忙转身闪避,但其余伤害却还是会不可避免地溅到身上,只要一点火苗就能带走他的生命——

可最后,连一丝火星都没有溅到君莫笑身上,大漠孤烟从悬崖上跳下来站在他身前,挡住了几乎所有伤害。火焰的绚烂光华在他身遭爆炸开来,但是拳法家一动不动,他就站在那里,拳脚生根,无论多大风暴都无法将他击毁。

崖壁上的围攻已经到了尾声,韩文清也就能安心把BOSS交给其他人接手,他头也不抬地问叶修道:“还能行吗?”

叶秋看见自己的哥哥嘴角扬起一点微笑:“能行!”

君莫笑给自己刷了个治愈术,扛着稍微恢复了一点的血量顽强地站到了大漠孤烟身旁。他们的伞尖和拳头一并递出,没有什么能阻挡接下来的痛快厮杀。

 

你说什么,我全部明白,我说什么,你也全部清楚。

——叶秋觉得,叶修真是找到了个非常好的朋友。

 

那个BOSS最终在悬崖一角被彻底打爆,爆出来的装备有一些掉到了崖壁下面,但所幸叶修最需要的那些还留在那里。下面的人早在他们打完BOSS的时候就停止了攻击,声息不响地看他们到底把装备收到了谁的身上。

悬崖上的位置太高了,所有动作全都被下面一览无余,可上面那几人一人捡起一件装备,居然就这么向下抛了下来!

那些公会的人一阵喧哗,蜂拥上前争抢,而君莫笑等人化整为零,在人群中偷偷摸摸换了身装备,丝毫不引人注意地逃走了。

可是事实上,BOSS爆出来的装备根本没有一件被人捡到——刘小别他们在扔装备的时候,都凭借极快的手速用身上带来的零散东西替换了爆出来的装备……

不用说,这全都是叶修的主意。

终于结束了全部战斗,队伍频道一时间热闹得像是被集体涨了工资,孙翔和唐昊在一边吹嘘自己这次干掉了多少敌人,乔一帆和高英杰拉着叶修说昨天的事,很多人在笑,很多人在讲话,在这个时候,就连张新杰都不忍心提出“已经十二点了”来打扰这些人的好心情。

韩文清道:“明天要不要庆祝一下?而且也是叶修和叶秋在这里的最后一天,玩得开心点?”

全票通过。

他们简单定了计划之后就因为时间不早而纷纷下线了,叶修拉着他弟在床上打了个滚,长长呼了口气道:“终于拿到了!”

叶秋和他击掌:“恭喜!”

叶修一翻身爬起来,举着手喊道:“老韩!”

韩文清看他一眼,“什么事?”

叶修小声嘟囔着刚才的默契肯定都是瞎打出来的,韩文清笑了笑,走过来用手牢牢握住叶修的手掌,“恭喜。”

叶修心情不错,晚上干脆直接跑到韩文清卧室里睡,叶秋说他你就不能别这么烦人,叶修坦然一笑道:“老韩又不嫌我——再说这可是最后一回了啊!”

 

这天晚上他睡得特别老实,侧着身子紧紧抱住韩文清的手臂,真好像明天以后就在也见不到了似的。

 

次日韩文清根本没开门,只是把所有人都叫过来一起玩了一趟,餐厅的门一关,只有他们自己人在里面玩得风生水起。

邹远他们总算吃到了韩文清做的、现出锅的、还冒着腾腾热气的饭菜,感动得几乎想要把一日三餐全都定在这里。张新杰和安文逸倒是按着规矩来,直接跟韩文清谈起了派出所以后出外勤能不能全从这里订盒饭……

韩文清本着不喝白不喝的心态把叶家父母送来的两瓶洋酒拿出来跟大家分掉了,在场的除了两个小孩都已经到了能喝酒的年纪。虽然王杰希坚持不让高英杰他们俩喝酒,但是挡不住黄少天跟孙翔一人一个深情劝酒,幸亏两个准大学生酒量都还不错,一小杯酒下肚以后也只是有些多话。

叶修趁着所有人不注意,偷偷从周泽楷杯子里倒了一口,可是酒才刚咽进嘴里他就不太行了……

李迅眼尖,在桌子对面指着叶修道:“老板你看看叶修他怎么了?”

韩文清扭头一看,小孩脸蛋红扑扑的,眼神也迷迷蒙蒙的被满满一层水雾遮挡,他还没来得及说他偷嘴,叶修就一歪身子倒进了他怀里。

“老……老韩……”他伸出一只手不知道想抓住什么,“我好像……喝醉了……”

韩文清无奈:“你喝了多少?”

叶修摇摇头,什么都想不起来,叶秋就自告奋勇帮他回忆:“你从小周哥哥杯里倒了一口——只有指甲盖这么高的一口!”

众人都笑他没有酒量还想偷酒喝,叶修这次果真是醉了,连一句反击的俏皮话都说不出来。韩文清叹了口气,抱着他上楼打算叫他睡一会儿。

叶修趴在韩文清怀里,手脚都软得使不上力气,韩文清心里想,以后绝对一口酒都不给他喝。小孩被放在了床上,却还搂着韩文清的脖子不肯放手,韩文清只好坐在床边,低头问他到底想怎么样。

叶修瘪着嘴巴,因为喝醉了没什么顾忌,就难得示弱道:“我不想走……”

韩文清揉揉他的头发,手感和最初叶修刚来那时候别无二致。

“等我过几天回来了,就过去看你。”

“可是……还有好几天啊……”叶修难过地把头埋在韩文清脖颈旁,他嘴里酒气芬芳居然还能传到韩文清鼻腔中,让男人恍惚感觉到一丝甜蜜的温情,“老韩,我舍不得你……我不想走……”

韩文清只好继续抱住他,想尽办法哄他开心一点,结果不知道叶修醉了以后搭错哪根筋,贴着韩文清又想去亲他脸颊,可韩文清早防着他这招,就以不愧于一个近战职业的敏捷度迅速扭过了脸——

可他转得过了头,嘴唇正好撞上叶修贴过来的温热一处。

叶修半睁着眼睛迷糊道:“老韩……我喜欢你……”

 

他声音那么轻,可是又那么坚定。

 

没人知道那天在楼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下午晚饭前叶家父母出完差回来接孩子,叶修和叶秋都乖乖坐上了车。两个大人对韩文清又感谢了一回,韩文清摆摆手,只说你们多关心一下孩子就行。

第二天韩文清暂时把餐厅交给王杰希,收拾行李出了一趟远门,临走前说如果还有孩子过来投宿,千万不要再接了。

他们笑一笑,一切如常。

周泽楷不忙时就坐在窗边四处打量,餐厅里人来人往,都是他笔下灵魂。

穿卡其色风衣的下班族,叫了一杯咖啡独个儿敲打笔记本;戴白围巾的公务员模样的人是和父母一块儿来的,一看就挺孝顺;头上绾了个髻的漂亮女孩和另外一个短发姑娘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带着两三岁的孩子的小夫妻手里还拿着新买的玩具,小孩指了指手上的玩具,又指了指窗外,兴高采烈道:“妈妈,你看,汽车!”

——没有韩文清,没有叶修,这样的餐厅总是显得比以前冷清一些。

周泽楷也朝窗外看,夜色慢慢笼罩街道,一盏盏路灯次第亮起,昏黄而柔和的光芒涂抹满整个视野,车水马龙奔流而过,带来近处与远方截然不同的风尘气息。

王杰希忽然敲了敲他的柜台,扬起一点声音道:“老板回来了,刚下飞机。”

他亮出了刚接到的短信,“不过不是先回这边,应该是还有别的事吧?”

 

男人提着行李箱走下出租,抬起头看看前面门牌号,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喂,叶修?”

“——老韩!你回来了?”

“我在你家门口,过来开门。”

 

 

 

END


发表于2013-12-22.25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