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摸鱼的

莫让幽怨记心头,你我不过半壶酒。

链接打不开时请点链接储备粮。

© 一个摸鱼的

Powered by LOFTER

【全员主韩叶】战骨(2)

写了两章连老韩的全名都没有出现……我还有什么脸打韩叶的TAG

绝望地改成了全员【。

这章交代一下背景,现在写到老叶类似于重返荣耀的情节,还是觉得热血沸腾啊XD

1 ←在这里【剧情忘了吗快回来看看【等等



 

叶修改名字也不过是就三两个月前的事情,林敬言还不至于记错,但这事出得着实突然——比两年前嘉世罢免叶修一切职务逐出国境还要来得突然。至少除职一事还隐隐有些预兆,而叶修这次复出,却是任谁也想不到的意外。

林敬言跟着叶修这位小徒弟的步子往前走,视线不由得停在对方挺得笔直的脊梁上,他心里头猛然想到一个同样一生未曾折腰的老家伙,若是那人,大约是早就知道叶修不肯就此沉寂,也怪不得当时接到那封盖着“兴欣”印鉴的信件时他也只是冷哼了一声。

他舍不得那个懒洋洋的老对头,这事儿谁都看得出来。

宅子里人烟稀少,墙垣颓圮,只有三三两两仆从从旁边经过,手里抱着些行李包袱。林敬言四下看了看,仍然不敢相信这就是新王的府邸。

“小邱将军,”他肚里一片糊涂,“恕我冒昧,贵国的国主现在可是住在这宅子里?”

邱非步伐不慢,只是微微侧过头来回道:“先生不必如此客气,陈老板……国主先下就在前苑的集贤斋里,方才引您过来时恐怕没甚留心。”

林敬言刻意回忆,却也并未想起当时是否经过什么明显庭院,只是得知对方国主确实住在此处,心下就不免真的有些哀叹。

两年前嘉世赶走叶修,也没有谁能料得到不过一年多的功夫,堂堂东方大国就衰颓到被一伙流寇威胁国本的地步,更难看的是居然有臣子上奏加倍盘剥百姓以求送走贼寇。纪元初年雄视天下,铁甲精兵几乎打到王都城下的嘉世,谁也不知道它竟会放任自己堕落道如此境地。

那个带着嘉世几乎重塑王朝的人,销声匿迹了几近一年,居然又重新起事,和几位江湖旧友还有些年轻新锐挑了杆旗从边境一路杀贼直达王宫。

那时宫里诸位大人们早已整装待发,准备抛下他们的殷殷国民投奔到其他诸侯国去,但出了宫门一瞧,十年前他们赶走的那个人,正带着一伙兵马,气势昂扬地杀了过来。

后来那个嘉世还是倒了,老国主还住在宫里,可是他连个名号都没了,臣子们四散而光,他也不过是守着这片陈旧祖业求一个安生。

当时不肯就范的还有一位小将军,那位的名头曾经一时风光无两,傲气咄咄逼人,嘉世宫门一开,他也试图一战,但对上叶修却被一炷香内挑翻马下。后来关于这位的消息,就是他百般辗转,最终到了那人手下。

叶修信里仍是调侃口气,说陈大小姐抬爱,他也算有了新主子,现在只怕要尊小姐一声“国主”。只可惜陈小姐家产荡尽全买了兵马,他们只能住在原先叶修那所荒废的老宅子,门口挂了块匾额,只写了两个泼墨大字,“兴欣”。

林敬言随手摸摸身边红漆廊柱,上面漆皮已然斑驳,他手上一片干涸粉末,甚至还有些许木刺扎在手指腹上微微作痛。

这旧宅子,居然真挺住了改朝换代的风霜。

可若是叶修,他心里暗笑,恐怕是能挺到这庭院里湖石都化为尘埃的那一日罢。

“林先生?”邱非见他走神,便低声提醒,“方前辈在后院,您从这儿往东拐,走几步就到了。现在方前辈恐怕……”少年人不大好意思地顿了一下,“恐怕还在……”

“还在午睡。”林敬言笑得熟稔,“他什么性子我清楚得很。”见邱非尴尬一笑,脸上显露了一点释然神色,林敬言又补充道,“小邱将军若是有事可以先回,方锐没什么脾气,我去喊醒他也不碍的。”

邱非应了一声,站在后院门口目送林敬言进去。

林敬言背影才刚转过门廊,院里便走出一位身材高挑的劲装男子,他抬手抓了抓额前遮住半张脸的长长刘海,走过来搭在邱非肩上道:“小邱,刚进去那人是谁?”

邱非脸颊贴着对方上臂,似乎还能感觉到这人肌肉散发出来的热腾腾气息,他不着痕迹地侧过头,认真回道:“是霸图来的林先生,来找方前辈叙旧的——包子哥,你太重了,可以松开我吗?”

包子吃吃一笑:“小邱你也该多吃点肉,长长个子了!”他松开邱非,转而和他勾肩搭背起来,严谨守礼的小战士见推脱不过,只好任凭他揽着肩膀往回走去。

 

邱非是嘉世倒了之后才被叶修带过来的,他本来只打算陪着嘉世一同走到最后,但没奈何情况突变,他只好跟着叶修一道走。

而包子和方锐,都是叶修这一路招来的同伴。

包子算是个草莽英雄,原本还是在一伙盗匪里头做事的,他脾性尤其跳脱,叶修找了他来却也不是很能驾驭得住,时常也会暗自叹息这包子馅儿虽好吃,要想咬下去却要鼓足了勇气才行。

方锐来得晚一些,邱非只听说他是出了什么事端被贬出来,却不晓得究竟是何种事由。但现在见到他居然和霸图的人有旧,那他之前的身份约莫也不是什么寻常人可以知道的。

这所老宅子里聚集了不少千差万别的奇人,邱非初来乍到时简直被大大咧咧又热情过分的新国主大人吓了一跳——那时他们还没提出更改国号,陈果也仅仅被大家笑称为“陈老板”。邱非不敢置信这伙人几乎没什么等级之分,只是除了叶修,他们谁也不服。

陈果曾经拍着邱非的肩膀叫他治治他师父,不要从早到晚只想着烟袋和打仗。邱非事后跟叶修说了,叶修也只是笑笑,说老板好心,你就告诉她我这阵子睡得早了。

后来陈果临危即位,虽然生活状况没甚改善,但却是全朝上下第一位女诸侯王。

分封令下来那一天,他们在这个破宅子里宰了一头小羊羔。

接近入夜,在烤羊肉的火光里头,陈果端着一杯陈酿桂花晃晃悠悠地站起来高声道:“我们要进军中原!”

北国来的魏琛一边翻转着烧烤架子一边笑,“陈老板喝多了。”

可叶修却举了杯子和陈果的相撞,“好,进军中原。”

他声音平平无波,甚至带了点微微的笑意,但邱非心里头却莫名有满满的斗志昂扬。他转头看看旁人,所有人都举起了酒杯,凑在面前乱七八糟地撞在一块儿,包子笑得最响,他说我信老大,我们天下第一!

邱非喝干杯中澄清酒液,再抬头时,只看到漫天璀璨星子。

那天到了最后,叶修醉得不省人事,不过也没几个人还清醒着,他们仰躺在老宅还未修缮完全的屋顶上,过冬的仓鼠一般蜷成一团。

 

包子走到半路,冷不丁想起来道:“那人是霸图的?那不是老大的死对头?他们派人来能有什么好事情——不行不行,我得回去看看!”

邱非被他大力揽着往回走,挣了好几下才挣开,“包子哥!那人对将军没有恶意——他来是为了跟我们结盟!”

包子抱着手臂看他:“结盟干吗?凑一块儿偷红薯去?”

邱非张目结舌,一时间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才好,包子武功和头脑都是奇奇怪怪,他有时候实在跟不上包子的思路。

“就是……就是……我们要进军中原了!”

“跟霸图一块儿?”

“算、算是吧……”邱非看着包子眼睛里冒出兴致勃勃的光芒,忍不住后退了半步。

可包子一巴掌拍在他背上,嗓门大得整个宅邸都能听见——“好啊!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TBC】

发表于2014-01-18.72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