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摸鱼的

莫让幽怨记心头,你我不过半壶酒。

链接打不开时请点链接储备粮。

© 一个摸鱼的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人间四月天

小韩忒帅了【捧心


五十度灰:

那就...在这儿放一下?那时候是给卡塔小男友本儿的G

小男友本儿~可棒❤

卡塔也~可棒❤

...........

总之人生第一篇韩叶从这里开始2333







叶修叼着烟出门倒垃圾,见一个小孩儿特别严肃地坐在公园的椅子边上,眉头淡淡皱着,两只白生生的手臂交叉着抱在怀里。秋风呼呼刮着直往人脖子里钻,那小孩穿着身单衣却直直挺着腰板,像是来错了季节。

好奇心起,叶修插着口袋站在街角上等了一会儿,过往行人行色匆匆,没有一个人在那孩子面前驻足。他好奇心起,趿拉着拖鞋走过去问:“哟小朋友,你这是在等人啊?”

小孩儿明显没料到会有人这么搭话,愣了一下抬起头看着他。叶修抽了口烟按着椅子背:“我看你坐了挺久了,你等的那人大概来不了了。”

他这么突然上来搭话小孩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盯着他不出声,估计是有些紧张。叶修大致能看出,笑起来,低头弹弹烟灰:“别怕,我就是看你穿这么少坐在寒风里头觉得奇怪,上来问问而已。你要是怕,我就走了。”

“谢谢关心。”小孩儿答了句“我在等我表姐。”

“哦?她一直没过来?”

“没有。”

叶修嘶一声,侧着头朝一个方向指了指:“瞧见那边那家网吧没有?”

小孩儿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过去,点头。

“我在那儿当网管,一会儿你姐要是还没过来,你可以来借个电话,手机她总该有吧?看是不是找岔了。”叶修走几步把烟扔进垃圾桶,回来悠闲冲着小孩儿说“那我就先走了,怕一会儿有客人要下机什么的,你也别坐太久,冷啊。”小孩儿看着他的表情仍然是有些莫名其妙,眼神却柔和了不少,颔首说了句谢谢。叶修也没继续搭话,晃晃悠悠过了马路回网吧里去。

陈果摊着一堆瓜子在旁边帮他守了会儿,见他带阵风进来,奇道:“倒个垃圾用这么久?”

叶修笑笑,不说话,缩缩脖子坐进前台。陈果本身也就随口一问,见他没提也就失了兴趣,正好屏幕上电视剧正演到高潮,注意力一下就被转移走了。等到主题曲响再抬头的时候,才看到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小孩儿,窄窄的肩膀细长手脚,眉头浅浅皱着像是不高兴。

陈果咬着瓜子推了推叶修肩膀“哎这怎么回事?”

低头刷着网页的叶修嗯一声,抬眼睛看看,笑了:“进来吧,没事儿,不上网我就不收钱。”陈果一听赶紧纠正他:“人家一看就没成年啊,上什么网收什么钱!”转脸亲切问已经走进来的小孩儿:“你有什么事吗?”

“抱歉,我想借个电话,可以吗?”

“行,电话这边,你用吧。”

“谢谢。”

小男孩这才放松下来,搓了搓胳膊。陈果见他穿得太少,有些心疼,指使叶修出去给他买点吃的。叶修无奈又出去一趟,回来见小孩已经打完电话坐到柜台旁边的椅子上了,于是走过去低下身子把袋子往他手里递“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小男孩直摇头:“不用了。”陈果在旁边帮腔,说看你冻得,多少吃点,御寒。男孩这才低下头看了看袋子里东西,拿了支士力架,又道了谢。叶修见状,把袋里的士力架全掏出来放他边上,勾着袋子走回去放在柜台上跟陈果说话:“给你买了几个金桔。”

“谢谢,”陈果笑起来“刚才给他姐姐打电话了,说是对方正好和他错过了,现在正赶着过来接他。”

“行,”叶修想了想,又伸头冲着小孩喊了句:“哎,我说,饮水机在你对面,想喝水自己拿纸杯打啊。”

小孩啃着士力架瞪着他,想了半天,说:“韩文清。”

“嗯?”

“我叫韩文清。”

“小韩同学,饮水机在你对面,想喝水自己解决。”

“.........嗯。”

韩文清虽然似乎还有点什么想说的,但全都憋了回去,老老实实吃光了士力架,又去倒了水。回来的时候瞥见叶修坐的那台电脑窗口,咦一声,叶修的耳机本来松松戴着露了一半耳廓,这时候听见了,停下人物动作抬起头:“什么?”

小孩指了指,“你也玩儿这个?”

“是,”叶修流利地答应他。

韩文清抱着水杯不咸不淡地点头:“我的账号是大漠孤烟。”

“嗯,知道了,下次游戏里见了,就顺手杀一杀你。”

眼见着对话越来越离谱,陈果刚想说点什么,没料到那小孩的眼睛里忽的像生了一簇火,亮了起来:

“求之不得。”

    没一会儿韩文清的表姐就来了,慌乱地和陈果他们道谢,韩文清被拖着手带走,临出门前还回头看了叶修一眼。陈果下意识望向叶修方向,却见那人专心致志弯着身子低着头,屏幕上角度换得人眼睛都花了,赫然是正在激战途中。

 

之后过了好几个礼拜,陈果都快把这事儿给忘了,忽然有一天晚上叶修值班时候打开电脑,没直接下副本而是瞥了一眼消息点了几下弹窗确认之后就去了修正场。陈果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忍不住问:“怎么了怎么了?有人找你约架?”

叶修哭笑不得:“什么约架,上次那个小孩说要我陪他练练,答应过他的。”

陈果好奇得很,下去开了台电脑登陆自己的账号跟了过去,伸头问叶修:“房间是哪个?”

“哪个。”

“房间啊?修正场的房间?”

“.....对啊,就叫‘哪个’嘛,我开的。”

“............”

光看这人松松散散又有点不正经的作风,真是叫人猜不出他居然是个前职业电竞圈的大神。

陈果暗自吐槽。

 

不错,叶修退役前,那也是职业电竞圈人人见了都要低头喊一声大神级别的人物,退役之后在她的网吧找了个网管的活计干着,每天最常做的事仍然是泡在网游里面。陈果爱看这人玩网游,策略操作走位样样都跟艺术似的精准出了美感,总觉得这真是应了那句“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正出着神,那边头上顶着大漠孤烟ID的韩文清就进来了。他操纵的角色是个拳法家,大概是平时要上学的缘故,级别比叶修略低些,也恐怕叶修正是考虑到这点才开了修正场。陈果看着他俩刚要开打,忽然网吧的电话铃响了,见是外线,陈果一愣,马上跑去接起来:“你好?”

“哎那个....我是上次那个,韩文清的表姐。”

“哦哦,我记得。”

他们这种正规网吧,一年到头能进来一两个像韩文清那种年纪的小孩都算是稀罕事了,陈果必须得记得清,她就是奇怪为什么会接到韩文清表姐的电话,又听对方说:“嗯.....因为我和他关系好所以,他什么事还能和我说说.....就,我接下来的话可能会比较冒昧,希望您别太介意.......听说您那儿有一个职业级别的大神?”

陈果愣了一下。

 

叶修退役这件事,是全联盟的大新闻,这不错。头几年他回归网吧前台的时候还时不时有人过来瞻仰前职业联盟大神的风采,叶修这人从来无意隐瞒,人家问,他也就说是了,要签名,也给。那些人有些是真粉,有些说白了,就是投机分子,陈果偶尔见淘宝上有挂叶修签名的,总是气得要死。叶修倒是坦然,抽根烟笑笑:“贵不贵啊?老板娘你摸摸看行情我也给你签几个你拿去卖啊?还能当外快挣呢。”

陈果往往语塞。

不过电竞圈这种年轻的行业,其实跟娱乐圈也有某种程度上相似的地方,江山代有才人出,像叶修这样的金牌大神饶不住退役了那么多年,也就只能渐渐变成一个联盟尘封的神话。

因此虽然叶修从不隐瞒这种事情,但仍能一口咬定叶修职业级别大神的,那也得是持续关注了许久的铁杆电竞圈粉丝了。

陈果想了想,回答:“嗯,是这样没错,您的意思是?”

“啊,我们家文清他啊,挺小的时候就有一个以后去做职业选手的梦,别看他平时不声不响特别懂事,内心里其实还是个孩子。知道您那儿有一个大神之后总是期待着想和他PK,我吧,作为他家里人说实话挺为他操心的,这次也是偷偷和您打电话商量......您看,要不让那大神煞煞文清的风头?别给他留余地?兴许文清就......不会那么执迷了吧。”

得,陈果算是听出来了,这人其实并不太赞成韩文清走职业电竞的道路。

听到这里陈果相当不爽,但表面上该做的回应还是得做,她模模糊糊地说了句:“叶修他是不会放水的。”就憋着一肚子气挂了电话。再伸头一看,叶修已经悠闲的做起任务了。

“啊?这就打完了?”

“嗯,杀了他两回。”

“............”虽然说不能放水,但这也太严苛了吧!陈果不禁腹诽,没想到叶修像是看出了她的意思,摇摇头:“这孩子资质还不错啊,虽然被我杀了两回,但两次都打得很精彩。到最后都没有回避,一直迎着我的攻击直上,心理素质和基础都很过硬。”

陈果想到了刚才那通电话,试探着问了句:“那,他有机会能做职业选手吗?”

叶修望着天花板想了想。

“这件事我暂时看不出,也有天分发芽的早但最终没有什么成就的训练营练习生的例子在先,但如果他一直保持着今天的势头.......说不准真的有希望。”

 

陈果想,叶修这句话放在这儿,已经算是挺大的表扬的肯定了。

 

果然,后来的日子,那小孩常常在网上来找叶修PK,两人还互相加了QQ好友。陈果偶尔晚上跑去修正场附近转悠,探头一问叶修:“在哪儿呢?”

大多数时候叶修就直接报房间名字给她。

看得出来叶修对这小孩特别上心,偶尔他俩在修正场打着,陈果还能听到叶修一反常态的和那小孩讲解,一次PK能有二三十分钟。后来小孩上了初中,似乎是因为课业繁忙不怎么上线,叶修依然叼着根烟坐在前台慢慢清着任务玩着他的游戏。陈果倒比他更上心,偶尔要问问:“韩文清最近没和你PK啦?”

“人家又不是就做了职业选手了,这时候还是学业要紧。”

陈果哦一声,慢慢嗑着瓜子看着门口,不再说些什么。

 

沉寂了将近一年的韩文清,忽然有一天夜里出现在了陈果网吧的大门前。一切都像是没什么变化,变得只是他的个头和体格。小时候瘦瘦长长的四肢长了肉,个子也蹿得今非昔比,唯有那副总像是不太高兴的表情还是没变。陈果莫名的一眼认出了他,招呼着:“哎这不是韩文清嘛!快进来里面坐。”

韩文清动了动,露出身后一个行李箱。

叶修吐出一大堆烟雾,他整个人霎时间被模模糊糊的白烟包围了,看不清表情。

“怎么了小韩同志,你这是离家出走啊?”

韩文清摇摇头。

“已经和父母解释了我的想法,但他们没有同意。报名的时间每年就只有那几个月,我想先报了名再回去继续说服他们。”

从陈果的角度只能看见叶修的背影,那人坐在还未散尽的烟雾中嗯了一声,没有多说话。

陈果想他也许是回忆起了以前的旧事,但终归也没问出口。

夜里陈果起来,见韩文清坐在叶修斜下方的那台电脑上,两个人都专心致志地看着屏幕,已经是凌晨,他俩却看起来都没什么睡意。陈果斜倚着门框不出声的看着,过了一会儿,终又默默地转身离开。

韩文清去报完名回来,叶修和陈果在楼底下的菜馆请他吃了顿饭。男孩吃完了,挨个简短感谢了他俩,说:“下次回来,应该就是以练习生的身份了。”

叶修嗯一声:“好好干,别给吓趴下了。”

陈果听他的开头本来大受感动想说两句,一句话听完就只有翻白眼的力气了。韩文清依然是那副轻皱着眉头的模样,点了点头:“没那个可能。”

他还是那副严肃而不苟言笑,却依然能让人感受到蓬勃自信的模样。陈果偷眼看着他夹菜,腰板挺得笔直,忍不住心中暗自唏嘘:

不知不觉间,竟见证了一个孩子的成长。

 

虽然不知道艰辛的过程,但韩文清一定是终究说服了他的父母,因为又是几年时光过去,陈果再次听说了韩文清的消息,居然就已经是响当当的职业选手了。

事情的经过是早上起来的陈果没在台前见到叶修,一好奇询问了值早班的姑娘:“啊,叶师傅吗?一大早说是出去吃个早点就回来,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走得比较远。”

叶修确实有早上吃早点的习惯,但陈果起床的时候他一般就已经回来了。今天倒是一反常态,陈果就有些好奇。不过她也没好奇太久,没一会儿叶修就双手插袋夹着一卷报纸回来了。

“你去哪儿了啊?”

“啊,老板娘起了?给你看这个。”

叶修把报纸递给陈果,陈果一看,原来是《电竞时代》,她原来也爱看这个,后来喜欢的选手纷纷退役,也不怎么关注了。随手翻到目录,就被标题给吸引住了:

【联盟超新星冉冉升起?!韩文清初次亮相斩获本场MVP。】

“啊?!啊这不是!!”

陈果指着那标题,把杂志举得高高地给叶修看,叶修笑笑。

“嗯,是啊,就是他嘛。”

 

一瞬间——

 

那个站在门口被冷得拼命磨蹭着瘦削双臂的小男孩,那个在夏夜提着行李箱微微皱着眉头的坚定身影,那个在网上PK一往无前,从不退缩的大漠孤烟。

无数个瞬间糅合在一起,从陈果面前闪过。

他到底是做到了。

陈果想。

 

“哎.......”本想着叶修也该特别开心,准备和他分享心情的陈果,一回头....

值早班的小姑娘笑起来:“叶师傅刚才已经上楼睡觉去了。”

“.............”

 

韩文清再来拜访他们,是在一个草长莺飞的温暖四月里。

十九岁的韩文清个头相当高大,进门的时候下意识弯了弯身子。陈果一见他就有点泪腺发达,拍了拍他胳膊:“可以啊你,恭喜!”

自那之后他们网吧重新订起了《电竞时代》,每一次韩文清的胜利和进步,陈果都看在眼里。她知道叶修也一定如此,毕竟自从订了杂志之后,这人吃早点的时间用的比以前短多了。

韩文清是不知道这些事的,他只是比平时更深地皱了皱眉:“谢...谢谢。”

陈果想:他这是....在害羞?

哎,还蛮可爱的嘛!

叶修给客人送了可乐回来,一愣:“这不是小韩同志吗,杵在这儿不怕被人拍照留念啊,快上楼。”

陈果还差点忘了这茬,赶紧把韩文清推上楼,又操心着店里,于是就让叶修和韩文清单独在上面聊着,自己下去照看店。中午三个人又在几年前吃过的那家菜馆吃了中饭,韩文清拿起菜单,点了和那天一模一样的菜。

叶修夹着烟笑笑:“小韩,挺念旧啊,还以为你这人只看着前面,不会记着这些呢。”

韩文清抿起嘴。

“你见识少。”

陈果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

 

这次他们送韩文清走的时候一路把他送上了车,回去的时候叶修说他懒得走,掏钱请陈果坐的士。

摇下车窗,外面已经满是春的气息。

陈果悠然地想着,人的一生多半也是如此。

总有那么些难得过不去的时候,让你刻骨铭心的冷,像是凛冬将至,看不到明天;但若是咬着牙忍耐着,若是一个劲不怕流血失败地超前去闯了,最后两只手劈开的,定是一片挪不开眼的明媚春光。





【FIN】

发表于2014-01-26. 转载于 鹿港小镇. 62热度. 
  1. 叫我郭大仙儿一个摸鱼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