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摸鱼的

莫让幽怨记心头,你我不过半壶酒。

链接打不开时请点链接储备粮。

© 一个摸鱼的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半生缘(1)

开个新的原著向坑,因为不太会写谈恋爱就决定是个中长篇肉文了【x

不管前面多严肃都要相信我这真的是个肉文2333以后会频繁地防和谐发图w

题目是觊觎了很久的www取了比较甜的字面意思www



上:和光



——1

 

叶修那时正好看到了韩文清。

韩文清穿着霸图黑色为主的队服,拉链规矩齐整地拉到胸口上方领口以下,打老远就能看到立领队服莹白的拉链中间露出里头男子气十足的喉结和锁骨。反观叶修自己,刚从墙边的长条凳上拍拍屁股准备起身,一手的陈年老灰,嘴上抽完的烟还没来得及按掉,前端挂着长长一截半落不落的灰烬。

他冷不丁抬头看见韩文清,嘴里惊讶地“呃”了一声,那半根烟头被牙齿叼着上下一抖,前面的烟灰就扑簌簌地全落了下来。他晦气地把烟头从嘴里拿出来,随手按熄在旁边粗糙的砖石墙壁上,这才抬抬手,笑模笑样地打招呼道:“哟,这不是老韩吗。今天怎么有空到外面来晃?”

韩文清看了他一眼,走过来到他身边坐下,一把抢过叶修夹在手里晃荡的半截烟屁,稳准地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

叶修摸出烟盒,从里头抖出一根烟,“你也来一根?”

韩文清瞪他:“收回去。”

叶修悻悻地把烟磕回烟盒,转身又一屁股坐下了,“怎么着,嘉世今年常规赛又是一路领跑,你打算线下跟我PK一场解气吗?”他伸手戳戳韩文清肩膀上的结实肌肉,“你比我块头大,咱可不兴胖虎欺负大雄啊!”

韩文清也懒得搭理他的无聊笑话,只把他那只闲手拍到一边去,“我看你是皮痒了。”

叶修埋着头笑个没完,“那你揍我啊?”

韩文清无语了一下,半天才给了叶修脑袋一小巴掌。

“你还真打啊卧槽——”

韩文清正襟危坐,嘴角不漏一点幸灾乐祸的笑意,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条绿箭,塞给叶修让他祛祛烟味儿。叶修那双漂亮的手三两下就扯开了口香糖的外包装,他从里面抽出一片自己叼住,又抽出一片剥掉了锡纸塞进韩文清嘴巴里。对方猝不及防,只能张开嘴咬住他递过来的口香糖,嘴唇上下闭合时刚好碰到叶修指尖,两个人都僵硬了一下,但迅速又转回了若无其事的模样。

这是他们并肩成为职业选手的第二年,也已经是他们彼此相识的第四年。

韩文清是叶修从荣耀第一区开始时就认识了的老伙计,那时候他们俩还谁都不知道这游戏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两个级别不高的账号在广袤的游戏地图上相遇,一叶之秋,大漠孤烟,带着点高手间的不打不相识和惺惺相惜就此加了好友。

后来一起下本,一起抢BOSS,一起叱咤风云,一起扬名立万。

两家的公会当时还算不上对立,跟过他俩在第一区战斗的人还记得当时嘉王朝和霸气雄图时不时还有些联手合作,双方指挥你一言我一语在频道里互呛,但只要出手,就没有拿不下来的目标。

后来两人甚至同一天接到了组职业战队的邀约,嘉世的新队长和霸图的新队长,他们俩心知肚明这个身份的转换意味着一定程度上的你死我活,但这只是很小很小的问题,更值得在意的是他们将在更加盛大的赛场上相遇,在所有人面前让角色面对面地站立,厮杀、搏斗、奋战,不论谁输谁赢,这都足够让这两个年轻人热血沸腾。

各自成立战队后有时会在台面上互相谈起,两人老早就熟识的事情韩文清从来没有避讳,而叶修不在媒体上露面,但偶尔赛场上见到了韩文清,垃圾话也常常要捡一两件霸图队长过去的糗事说说。长此以往,两边粉丝也开始互相嘲讽,公会老人想起当年并不算难得一见的合作,只在心里觉得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嘉世去年拿了冠军,霸图却无缘总决赛,叶修私下里不知道拿这件事讲了多久的笑话,但韩文清这人和叶修认识了好几年,也早就不把他满口的闲扯当一回事儿。可叶修每次说起冠军,都是地图炮轰炸一片,没有韩文清出手,也有林敬言郭明宇魏琛指着他的鼻子说你小子等着瞧,韩文清在一旁,乐得看他们一群人打屁。

今年的常规赛嘉世战绩依然走在最前列,而霸图超越了皇风,牢牢跟在后面,分数也是咬得死紧。

现下赛程过了小半,两队进军季后赛已经是没有悬念的事情。刚刚那场是嘉世本赛季第一次对战霸图,嘉世的主场,霸图只输了2分。比赛结束后叶修照例神隐,发布会留给了他那位滴水不漏的副队吴雪峰,赛场外面的过道里原本除了他就空无一人,叶修是真没想到居然能在这儿遇见韩文清。

叶修嚼着口香糖,说话声音都有些模糊:“老韩,你不好好开你的反省会,跑出来瞎晃悠什么?”

“没什么可说的,”韩文清低着头,视线不知道是不是钉在面前水泥地的污渍上,“没打好的上去反省,我把你打成那个德行,我有什么可反省?”

这话倒是实话,擂台赛上大漠孤烟对战一叶之秋,战斗法师不小心被对方得了个微弱的空子,一拳打在面门上失去了平衡。当时解说对着话筒声音嘶哑地高喊“真是太可怕的时机把握!让我们看一看重放”,那个细微的错漏之处连续放了三遍,解说才后知后觉地指出了关键点。而这个时候,大漠孤烟已经趁机打掉了战法百分之三十的血。

最后拳法家以四分之一的残余血量干掉了曾经登上过最高领奖台的一叶之秋。

“把哥办了,你感觉挺爽的啊?”叶修倒是不以为意,拿胳膊肘撞了撞韩文清,“看看把你给得瑟的。”

韩文清嗤笑一声:“不服?”

“这个嘛,”叶修嘿嘿笑道,“我打掉你的时候可比你打掉我的时候多多了。”

韩文清没说话,叶修估计他是被无可辩驳的事实给噎住了,但男人微微一偏头,居然就这么直接地跟叶修对视了起来。

过道里没有多么明亮的光源,这里正好是拐弯处,通道出入口在左右两边几十米以外的地方,即使阳光再倾斜也不能在二人脸上留下什么痕迹。斜对面一块深灰色的灯牌上面写着两个雄浑有力的白色泼墨大字,“霸图”。

韩文清的脸在这份柔光下面也显除了一些意料之外的温和,他那双原本漆黑深沉的眼睛泛起了同样灰色的荧光,侧脸线条在光和影的修饰下再没了往日的凌厉。

坦白来说,叶修觉得此时此刻的韩文清,可以给他们霸图多吸几个女粉丝。

可是被簇拥在女粉丝里的韩文清,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可怕。

叶修这么一想,自个儿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韩文清不等他回答,就迅速而强硬地跟了一句:“迟早彻底办了你。”

这回轮到叶修愣住,半晌他才在男人的眼神中溃败下来,耸着肩膀转移了视线,嘴角偷偷摸摸上扬一丝,他语气轻快道:“我拭目以待。”

战帖我收了,就等你择日来打一场好仗。


【TBC】

发表于2014-02-24.24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