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摸鱼的

莫让幽怨记心头,你我不过半壶酒。

链接打不开时请点链接储备粮。

© 一个摸鱼的

Powered by LOFTER

【韩叶】午夜不寂寞(上)

架空,出租司机x电台主播

如彪蹄所见是知音风【。

本来想一口气写完结果越写越长……我对不起老韩。尽量上中下三发完。

很晚啦不过凑个末班车,祝老韩生日快乐,一如既往!



午夜不寂寞

 

 

 

凌晨一点是个挺冷清的时间,抑或说在他们这个小城市里,晚上十点到早上四点都是一副冷清模样——尤其是对于上夜班的出租司机来说。加班至深夜的上班族、凌晨匆匆早起的学生还有在KTV包间里嘶吼了整整一晚的人们毕竟还是少数,唯一能长久陪伴他们的只有路上一支又一支匆匆闪烁而过的路灯。

韩文清晚上出活儿的时候多些,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因为白天车水马龙奔流不息,他嫌闹腾。他也不爱找乘客搭话——虽然大部分乘客都不敢接他的话,他样子长得凶,两条剑眉长期凶狠地拧在一块儿,叫人一看就心生惧意。

他无聊的时候就听电台,晚上节目不多,都是些来回来去放老歌金曲的或者是相声评书,他趣味有点古板,虽然才刚而立之年,却不怎么喜欢那些年轻人的小嗜好,老歌老相声,正好合他口味。

凌晨时分在公路上慢慢前行,夜风从窗口恣意吹进来,他就总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前面路上如何,他都明明白白。

 

那人是一点二十几分的时候从大楼里出来的,穿着牛仔裤和浅灰色外套,像是怕冷的样子,还使劲儿紧了紧脖子上的长围巾。当然对于初春的夜晚而言,他穿的也确实是少了点。

韩文清刚从南三路拐过弯就看见了他,弓着背像个虾米似的在大楼前的台阶上跺脚取暖,四下转了转,又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韩文清平时根本不怎么搭理这些可能的客人,但今天或许有点儿鬼使神差,他踩了一脚油门,直接停在了那人面前,摇下车窗后他稍微偏了偏身子把手搭边上,看着那人在寒风中泛红的鼻尖道:“打车?”

那人咳了一声,好像有点被吓着,片刻后又拉下围巾露出嘴巴,带着点笑意道:“您这来得太巧了,我刚还在想是打车还是走回去呢。”

韩文清顺手推开副驾驶席侧面车门,只道:“上来吧。”

对方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不等韩文清开口问就报出了一个小区名字,离这儿不远,还在起步价范围里头。这时候电台里歌声骤然一转,由张学友变成了林忆莲,《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那人扑哧就笑了。

趁着第一句歌词还没出来,韩文清伸手按掉开关,啪嚓一声车里回归寂静。

客人倒没怎么责怪他的粗鲁,挺老实地坐在座位上看韩文清熟练地打火启程,张嘴就是所有乘客都会问的那句老话:“夜班挺累的吧?”

韩文清不知道答过多少遍,面色不变地只说了个“嗯”。

“您平时爱听广播?”

韩文清觉得这人挺不知趣,开出租没什么别的娱乐,大部分司机不就只能听听广播?可他匆忙一点头之后,对方却笑嘻嘻地伸出拇指比了比自己——

“有没有听过我的节目?市台的,晚上十二点整到凌晨一点整,我这就是刚下班。”

韩文清想了想,刚才那栋建筑确实是本市的广播电台大楼,他开车无数次从它面前经过,但压根儿没想过自己听的某些节目可能就是从这个地方传出来的。仿佛打开了新大门一般的感觉让韩文清不由得接着对方的话问了下去:“你的节目是什么?”

“午夜不寂寞。”

韩文清一脚踩上刹车,亮黄色出租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发出了一阵刺耳的滑行声。

他半晌才说,“我听听看。”

 

那人在小区门口下车时,扶着车门对韩文清说:“您可千万听听啊!深夜节目观众少,多一个是一个您说是不是?”

韩文清尴尬地点头,心里总感觉这人的笑脸不是在客气倒像是在逗他玩儿——他觉得可能是多想了,哪有人这么无聊,要跟第一次见面、而且今后可能再也不会遇见的人开这种玩笑?

 

可谁想得到呢,他们的第二次相逢来得这么快——

韩文清拉着一个醉醺醺的男人从刚才那个小区门口重新经过,正好撞上了拎着满满当当的塑料袋从24小时便利店里走出来的电台主播。他显然是认出了韩文清——或者认出了车牌号,他冲着前车窗招了招手,打远处看不清什么表情,但韩文清猜想一定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模样。

于是他目不斜视,从便利店外头加速经过。

 

韩文清后来还是没去听那档节目,一方面是太累,忘了,另一方面是这个栏目名字实在不对他心思。《午夜不寂寞》,听起来就像是某种素行不良的深夜交友栏目,会有各种奇奇怪怪的人打进热线,或许还带着点儿荤。

韩文清同志二十七岁上退役,还是深受军规军纪影响的一条好汉,让他听这种类型的东西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

但再遇上那个主播时这么回答就难免有点不礼貌。

那天八点多,他刚交接班,空车从平南路上过,看见有人在路边招手就想也没想地打灯倒车停了过去,对方拉开车门,伶俐地坐下来朝他笑道:“嘿,还真是您啊!”

正正巧巧就是那天夜里那个人。

韩文清端详他片刻,这人换了身衣服,外头罩了一件卡其色的长风衣,就几乎完全变了个样子,再加上他们其实也不是很熟,没认出来也是理所应当。

韩文清点点头:“嗯,去哪儿?”

“广播电台,我去上班。”对方好像觉得遇上熟人挺有意思,接着跟韩文清搭话道,“您的车牌号特别好记,我上次看完一遍就再也没忘了。”他听见韩文清车里还放着广播,就迅速提起了上回那一码事,“您听过我的节目了吗?也是这种,打热线解决别人问题的。”

韩文清卡在傍晚长长的车龙里头,只能尴尬地说了句抱歉。

那人赶紧笑着摆摆手,“哎,没事儿,是忙忘了吧?下回有机会再听,也不是什么重要东西。”

韩文清从后视镜里悄悄看了看这人眼睛,是那种坦白直接的类型,他怎么也没法儿把这个好说话的乘客跟上次夜里那个开玩笑逗他的男人合并成一个人。可这么一想,他倒确实有些觉得不好意思——因为辜负了对方让他听节目的期望。

 

深夜差几分钟十二点的时候,韩文清早早就把车载收音机调到了市台,几个没头没尾的保健品广告之后跳转成一段熟悉的音乐节奏,接着他只听过两三次的男声平静地响了起来:

“长夜漫漫,有你有我,欢迎大家收听今晚的《午夜不寂寞》,我是叶秋。”

韩文清之前听这人的声音,只觉得普普通通没什么特别——顶多听起来有点懒散,但寂静夜晚当它安然响起在出租车内的狭小空间中时,就仿佛恍然间具有了某种特殊的磁性,不高不低,清楚而明朗,是最让人感到亲切的如同知心故友般的声音。

但这份好印象只持续了不到三分钟。

前面说了几句场面话之后,叶秋画风一转,居然开始扯淡。

“老规矩,前半个小时我们来聊聊最近大家都发生了什么事。我呢,今天遇见了一个说不上是老朋友的老朋友——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当他是朋友了,他可不一定当我是朋友,说不定只当我是个生命中的过客。这时候你们肯定要问,是谁这么没良心,居然敢不把才华横溢英俊潇洒的叶秋当回事儿,但我也没办法是不是——因为这人是个出租司机。”

韩文清嘴角抽搐,不知道该不该笑——笑吧,这个段子有点冷,而且讲的是自己;不笑吧,又确实是有点可笑……

“所以说我是他副驾驶席上货真价实的一个过客。但我却挺喜欢这个人,这人挺好玩,岁数不大,跟我差不多吧——我今年二十八,也是个大叔了——他明明才这个年纪,却特别喜欢听老歌和相声,我第一次坐他的车的时候他在听张学友,第二次也就是这次,他在听刘宝瑞,年轻点的朋友都不一定听过刘宝瑞老师的名字。而且他长得很有特点,用武侠小说里的话说,就是‘剑眉星目,一派侠士风范’,我觉得要是把他放到古代去,肯定是名动四方的一代大侠。”

韩文清心想这说的是什么鬼话,正想着,路旁一个男人朝他比了个手势,对方一上车就笑了:“师傅也听叶秋啊?”

韩文清摸摸鼻子,“……算是吧。”

“您送我去永兴街北段的万达——我刚也在听这个呢,”年轻人从耳朵里摘下黑色耳机拿在手里挥了挥,像是在证明自己所说的真实性,“他刚说的那个司机挺有意思,我也想遇见一回试试——”

青年忽然停下说话声睁大了眼睛道:“我靠,他说的不会就是你吧!”

广播里叶秋正好说到:“……其实我记住了那人的车牌号,但是肯定不会告诉你们啊,咱们不能干扰人家正常的工作学习和休息是不是?如果你们谁在路上遇见他了,千万不要冲上去说大侠我仰慕你很久了,都矜持点,别把人家吓着。”

可这话说晚了,韩文清已经被发现了。

他挺没辙,一踩油门奔着永兴街去了,叹着气跟那年轻人说就是我,是我下午送他上班的。

青年愣愣地盯着他的脸,因为年轻所以也不显得冒昧,“叶秋形容得真好,您看着就像个侠客——您以前不是当兵的吧?”

韩文清点头,说自己前两年刚退役。

“哎,军人,一看就特别带劲儿!我女朋友老说我软趴趴的——不是说那个啊——她老想让我去当兵。我都工作了还当什么兵啊我!”

韩文清想了想道:“其实当兵很锻炼人,体验一两年也不错。”

但另一个声音——叶秋——迅速打断了他俩的谈话,“好了,说完我的事情,让我们来接几个热线,看看各位有没有什么关于打车或者司机的趣事。”

第一个电话打进来,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的声音。“叶秋你好,我有点紧张……哎哟我可喜欢你了你能跟我说句话吗?”

叶秋临危不惧,显然是经历过很多次这种场面,“你好你好,咱别跑题,说正事儿啊!”

韩文清满头黑线道:“这样主持也行?”

坐车的小年轻笑着说叶秋就是这样的,跟他闲聊能让人心情变好,《午夜不寂寞》前半段是日常趣事,后半段是感情答疑——其实很多人也不是想要叶秋给他们什么好办法,就是为了跟他聊聊天,放松一下,当然大部分时候也认真解决过一些问题。

小姑娘说:“我上个礼拜跟同学出去玩,回来时打车遇见一个特别帅的司机大叔,长得像就吴彦祖跟刘德华的混合体似的,你是不知道他有多帅——他说话也特别温柔,还跟我们俩——就是我和我同学要微信号,叶秋你说我是应该把他让给我同学呢还是应该自己下手把大叔拿下?”

叶秋:“第一,情感咨询在后半段,你又跑题了。第二,你听上去才高中,早恋你们老师也不管管?第三,这个大叔一听就是个臭流氓,给他裆部猛烈一脚才是你的最佳选择。”

韩文清的新乘客听了这段以后笑得简直喘不过气来,捂着肚子掏出钱包付账以后才跌跌撞撞地走下出租车,外头有个长发女生看他下车,遥遥地就朝着他挥手。夜色里商业广场的霓虹仿佛将女孩黑色长发镀上了一层朦朦胧胧的金边。

韩文清又听了一阵,恰好送走一个客人之后到了电台大楼附近,他慢腾腾地把车开到广电楼下,停车,熄火,从烟盒里磕出一根烟,靠在椅背上听叶秋继续闲扯。

今天晚上月亮隐在云后,只有漫天星斗陪他度过此时此刻。



【TBC】

发表于2014-03-31.182热度.